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扭曲

●首領宰(16)x幹部中也♀(22)

○中也性轉有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沒有什麼關聯的BGM:Sin: Nanatsu no Taizai - Asudeko Ending

100fo點文之五: @緗仔  / 噠宰和失明的中也的愛情故事


然後感謝 @嗷 提供的大破中也小姐姐(*´艸`*)腦中畫面無限!!!!! ((?))




正文

 

緊握著方向盤,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戰戰兢兢地踩著油門,高速在路上狂飆著。不時藉由後照鏡觀察著後座的青年。

 

黑髮青年單眼纏繞著繃帶,板著一張臉。雖然看似冷靜,卻可以注意到他單指輕敲著車窗的邊緣處,顯得十分急躁。

 

另一隻眼始終閉著,但黑髮的青年卻開口了。

 

    「有時間注意我,就不能再開快一點嗎?」

 

    「是!」收回目光,男子趕緊卯足全力踩下油門。

 

 

在一處荒廢的工廠邊停下車,不等前座的人,黑髮青年就自己打開車門,往裡頭走去。

完全被無視,但男子還是很快地就跟上青年的後頭。

 

沒有一絲猶豫,青年不斷加快腳步往前方的房間跑去。而他身後的男子則是一直四處張望,確定沒有埋伏。

 

    「那個……」

 

不等部下說什麼,青年已經衝進房間內,「中也!」

 

濃濃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地板上倒臥著一具具屍體,房間裡被染成一片腥紅色,而佇立在其中的是一名女性。

 

外搭的藍色短版的西裝外套濺上一點一點殷紅,破爛不堪的酒紅色洋裝裙襬下隱約可見白皙的大腿。而腿上的黑色膝上襪似乎是因為過大的動作,而扯出一道一道破裂處。

但那名女性都不是很在意,只是當她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時,明顯愣住了。

 

緩緩地轉過身,她動了動乾澀的唇,「為什麼你會在這,太宰……首領?」

 

當中也話一出口,太宰身邊的黑西裝男子趕緊九十度彎腰,向眼前的女性畢恭畢敬地道歉。

 

    「非常抱歉!中原小姐。我──」

 

    「沒人在問你,給我退下。」沒有給人說話的餘地,中也轉身逕自走到太宰面前,拉過那人的領帶往自己的方向扯近,「我在問你,為什麼出現在這?首、領。」

 

對於女性越矩的動作,沒有多說什麼。

他只是擺了擺手示意部下離開後,才順勢在人耳邊輕語道,「那中也呢?為什麼擅自接下這個任務?我記得我是指派給芥川君。」

 

    「那小子身有負傷,只會扯後腿。若不盡早擺平這事,對組織不利。」

 

中也簡單幾句話就帶過這件事。

挑眉,太宰微微瞇起眼,嘴角一勾,「負傷?但這麼說來,中也不也是一樣嗎?」

 

    「你……!」

 

早已握緊的拳頭直接往對方臉上打去。

沒有躲開,太宰老實地讓那力道不輕的拳頭狠狠打在自己右臉頰上。血順著嘴角流下,但他臉上依舊沒有其他表情,只是伸手攬過中也的腰,拉近兩人間的距離。

 

    「中也……妳明知道的。」

 

    「別把我當傷患,我沒事。」

 

沒有推開人的意思,中也任由太宰將自己抱在懷裡。

仍是一手摸在對方的腰上,太宰騰出另一隻手撫上中也的臉頰,「不是早已經看不到了嗎?」

 

──因為自己……這雙眼睛早就……

 

直直盯著中也的雙眼。

雖然仍是那蔚藍色的雙瞳,但裡頭不再有生氣,就像玻璃珠一般空洞。

 

    「……」見太宰久久沒有言語,中也就習慣性地閉上眼來,「與其在那裡胡思亂想,倒不如不要看。」

 

    「不,我要看。」

 

──這是,我的罪。

 

 

+++

 

 

留下部下在現場善後,太宰載著中也先行離開。

坐在駕駛座上,太宰握著方向盤,沒有多說什麼。明白對方心裡在鬧彆扭,中也眨眨眼,語氣中滿是無奈。

 

    「你是小孩子嗎?我對我自己的行動有分寸的。」

 

    「中也,我已經十六歲了。不要再把我當作那時的孩子。」連頭都沒有撇,太宰的視線仍然盯著前方的路上看。

 

    「……」

 

──不是小孩子的話,是什麼?

 

從太宰六歲的時候,中也就已經跟在他身邊。因為是黑手黨未來的繼承者,所以便被周遭的人派來照顧、保護他。

但就算成為了首領,他仍舊只是長不大又討人厭孩子。這是中也這幾年下來的感想。

 

──但也只有在我面前……在其他人面前,太宰可是稱職的首領。

 

    「唉……」想到這,就忍不住嘆了口氣。舉起手往旁邊一伸,摸到熟悉的布料時,才動手拉了拉對方的衣袖,盡可能不讓自己有監護人的樣子,「你生氣了?」

 

    「……」

 

瞥了隔壁的人一眼,太宰將車開到路邊停下。

有些出乎意料對方的舉動,中也露出一臉茫然的表情,連手都忘了收回。

 

側身將人壓在車門上,太宰眼神中毫無溫度的看著人。

 

    「我不是孩子了,中也。」另一隻手毫無預警地撫上對方的大腿,「真要說的話,我可是男人呢。一直想對中也做些什麼。」

 

    「……」

 

中也下意識想要往後退,但整個背都已經緊貼著車門了。

看不見對方臉上的表情,但內心已經感到警鈴大作,她咬緊下唇,並不打算示弱。

 

原本還抓著對方衣袖的手,這時緩緩地往上摸去。

摸上手臂,而後是肩膀,最後來到太宰的臉頰。指尖輕柔的撫摸著人的側臉,「我當時可是有好好答應你,養病一年。」

 

    「美其名是養病,但中也都偷偷跑去找紅葉大姐呢。」

 

太宰熟悉的往大腿內探去,手指有意無意地輕碰觸著那早在剛剛就被看光的黑色內褲。

雖然有隔著那些微布料,但私處被人這樣摸著,惹得中也忍不住輕顫。口中不經意透露出些許喘息聲,她舉起另一隻手,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中也顫抖著唇,慢慢地將字句吐出。

 

    「我是港口黑手黨五大幹部,而你是港口黑手黨的首領……這就是我的一切,要我放棄是不可能的。」

 

──沒辦法忍受自己毫無用處,所以明知道太宰會反對,但還是花了一年的時間,熟悉這雙沒有任何用處的雙眼,再次回到前線上。

 

    「中……」

 

話才剛在口中打轉,就猛然被身下的人捧住雙頰往胸前一抱。

還來不及反應,太宰整個臉就被擠進對方胸前的雙峰裡。但就在下一秒,車窗的玻璃就被不明的東西給斬裂,玻璃碎片散落在兩人身上。

 

    「給我在車上等著!」

 

    「等等,中也……」看人俐落地從車窗翻出車外,太宰忍不住小聲抱怨道,「嘖,討厭的蛞蝓。」

 

自從雙眼失明後,其他感官也隨之變得靈敏。

站在車頂上,中也舉起手一揮,四周的碎石隨著她的動作往前飛去。

 

另一頭的人並沒有閃躲也沒有其他動作,但那些石子卻來到他面前時,全數被打落。

梳著油頭的男子一派輕鬆的向中也揮揮手。

 

    「港口黑手黨的中原幹部大人是吧?」

 

    「喔?你認識我?」

 

    「是呢。想跟妳交涉一下。」

 

    「你說。」

 

面對對方,中也簡潔扼要的回應。

男子倒也不惱,他瞇起眼笑著擺擺手,「我們家首領十分讚賞妳的能力,若妳能加入我──」

 

    「交涉決裂。」

 

也不等男子說完,中也手一揮舞,隔壁的車子就直接往男子飛去,但又是在男子面前被切割成數節。

男子故做哀傷的搖了搖頭。

 

    「真是的,還以為中原小姐是個明理的人……還真是可惜。」

 

    「哼,那還真是──!?」

 

明明什麼都沒有感應到,右頸卻毫無預警地裂出一個傷口,噴濺出鮮紅色的血。

趕緊摀住頸側,中也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唔……什麼時候?」

 

    「究竟是什麼時候呢?」

 

沒有正面回應中也的回答,男子仍舊掛著一張噁心的笑容。

 

雖然想要快速把人解決掉,但中也一點還手的餘力也沒有。明明已經控制住自己周遭的重力了。卻還是輕易地被那無形的利刃砍傷。

 

    「嘖。」居然不受重力影響?

 

根本無法憑感覺躲開,酒紅色的洋裝被切得破爛不堪,底下的黑色蕾絲胸罩大大地曝露在空氣當中。整件式的裙子被硬是裁成了兩件式,底下的裙擺徹底滑落在地。失去遮掩的內褲更是一覽無疑。

 

    「跟剛剛比起來,現在這打扮還比較適合妳了。中原小姐。」嘲弄似的拍了拍手。

 

    「臭傢伙……」

 

雖然失去了雙眼,但肌膚接觸到空氣的那種感覺,讓中也一下就了解到自己的處境。

咬緊牙關,本來想一鼓作氣衝上前的她,猛然被身後的人攔腰往後一抱,雙雙便往地面上一跌。

 

    「唔!!你做什麼?!」

 

    「先別動。」藉由車身當掩護,太宰拆下纏在手臂上的繃帶,替人包紮頸側的傷口,「中也,那傢伙的異能力是控制風。」

 

    「風?」

 

    「嗯,跟重力無關。只要有空氣的地方,便能操控風。所以遠距離對妳很不利。」

 

    「但也沒辦法輕易靠近他。」照太宰這麼說,那些風刃隨時都能砍傷自己。

 

替中也簡單包紮好後,太宰臉上難得露出好勝的笑,「一般來說,的確很難。但我的作戰可從來沒有出錯過呢。」

 

    「哈啊……下不為例。」

 

 

見兩人遲遲沒有行動,男子也不打算繼續拖下去。

他手一揮,眼見那台車被切割開來,「捉迷藏結……喔呀?這次換港口黑手黨的首領親自出馬嗎?」

 

    「是呢,我的人可真是受到你挺多關照的。」

 

雖然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但那笑卻異常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忍不住嚥了嚥口水,男子裝作冷靜的模樣向人提議道。

 

    「若是可以的話,我們組織也不想和你們為敵。要不結盟如何?成為我們組織的一環。太宰先生。」

 

    「真可惜,我可沒有興趣當附屬品呢。」

 

    「等等!你應該也不是出自自己的意願當上首領的吧?我可是有聽說你因為對這個世界絕望,而在尋找適合自己的自殺方式!若是投靠我們的話,我們會替你實現願望的!」

 

    「喔?聽起來真心動。」看男子一改剛剛那副輕鬆的樣子,現在倒是很急於勸誘自己,讓太宰冷笑了聲,「只是啊,我已經找到了呢……」

 

    「絕佳的自殺方式。」

 

    「什──」

 

被從後頭掐住脖子,男子還來不及發動異能力,身後就傳來低沉的女聲,「重力操作。」

 

重重的壓迫感讓男子一下就摔跌在地面上,整個人鑲進地面上無法動彈。

僅僅只能移動眼珠子,他看著太宰也跟著走上前來,站在中也旁邊無奈的笑了。

 

    「在最後我要更正一下你剛剛說的。」舉起槍對準地上的人,「這個世界雖然無可救藥,但我現在可是有比起自殺,更想做的事情呢。」

 

語畢的同時,也摳下板機。隨著子彈貫穿太陽穴,男子也不在有動作。

兩人沉默了會,中也也就跟著解除異能力。轉身就邁開步伐。

 

    「走了。」

 

    「中也不會是想這樣回組織吧?」一邊將槍收回口袋裡,太宰裝作一臉吃驚的模樣,「好色喔。」

 

    「……」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太宰還是將披在身上的灰色西裝外套遞給人。

想罵出口的話太多,反而一句話也沒說。中也咬牙切齒地一把搶過人的外套穿上。

 

笑容滿面地和人肩並肩走著,太宰刻意向人問道,「不問我想做什麼事嗎?」

 

    「不想知道。反正啊……」

 

    「嗯?中也剛剛說什麼?」

 

    「沒事。」

 

加快腳步往前走去,在太宰看不到的地方,中也的嘴角不經意往上揚起。

 

──反正啊,你也離不開我了。

    這麼一來,失去一雙眼睛也值得了呢。

 

 

 

 

 

【END】

++++++++++++++++++++++++


感覺好久不見!!!!!!!最近適應新工作ING(´・ω・`)

事實上這是520的賀文!!!想寫些扭曲的愛.......但好像沒有表達到_(:3 」∠ )_還遲到了.............嗚嗚嗚嗚想看更多中也小姐姐啦!!!!!!! ((貪心))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唷!!!!!!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つд⊂)

然後這幾天在熟悉qq中........但好不熟唷XDDD

评论(14)

热度(97)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