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Doubt & Trust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書人宰x驅魔師中也

D.Gray-man(驅魔少年) PARO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BGM:access - Doubt & Trust ~ダウト&トラスト~

 

 

 

正文

 

“匡噹匡噹──”

 

聽著火車行進的聲音,本來一直看著窗外風景的黑髮青年,微微瞇起眼將目光移到坐在自己對面的人身上。

 

一頭橘紅色頭髮的人閉上雙眼靠在窗邊小憩著。

站起身往前傾,伸手撫上那人的臉頰,用拇指刻意摩擦了幾下,才又往下摸去。脖子上戴著的頸圈顯得明顯,讓人忍不住伸出食指往頸圈內塞,往外一勾。

 

    「喂,玩夠了吧?太宰。」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只是語氣平淡地說道。

 

    「欸──裝睡。中也好低級喔。」

 

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太宰彷彿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的又坐回原位。

無奈地嘆了口氣,中也這才睜開雙眼,將手邊的資料扔給對面的人,「這次任務的資料。」

 

快速翻閱著中也給的那一份資料,而後便隨手一扔。

 

    「德國黑森林裡,一夕間莫名出現一座城堡,而後又出現小孩子失蹤事件是吧?」

 

    「嗯。」不愧是現任書人,已經把上面的內容都記住了。

 

早已經知道書人有過目不忘的能力,但每次看到都忍不住讚嘆。

當然,雖然腦中是這麼想的,但中也可不打算說出來。

 

    「唉……不過雖說是任務,為什麼我要和漆黑的小矮人一起啊?一點幹勁也沒有。」

 

整個人軟爛地躺在坐位上,太宰有氣無力的抱怨著。

皺緊眉頭,不像剛剛那般沉穩的模樣,中也豎起食指指著人破口大罵。

 

    「你以為我想?和人虎我都比較願意!」

 

    「喔──」刻意拉長音調,太宰笑的一臉燦爛,「若是和敦君的話,當然比蛞蝓來得好啊。」

 

    「你說什麼!!」

 

 

+++

 

 

    「真是的,都是中也那麼暴力!害我也被車長罵了。」

 

    「我這麼暴力還真是抱歉啊,也不想想是誰引起的。」

 

提著行李自顧自地往前走去,完全不想理會身後的人。

看中也氣沖沖地走在前方,太宰勾起嘴角,整個人玩心大起。三兩下就跟上對方的腳步。

 

    「吶,中也。難得來巴登-巴登,我們去泡溫泉好不好?」拿著剛剛從車站得到的地圖,太宰興奮地四處張望著。

 

    「……」

 

顧著找尋今晚夜宿的旅店,中也並沒有要理會太宰的意思。

但太宰沒有放棄,一直在人身邊打轉著。

 

    「吶──中也。去嘛去嘛……好不好?中也──」

 

    「吵死了!要去不會自己……」停下腳步,回過頭。這才發現周圍已經沒有對方的身影。

 

    「這位美麗的小姐,不知道妳願不願意和我一起殉情呢?」

 

牽起一名洽巧路過的小姐的手,太宰說著一口流利的德語,向人露出深情款款的表情。

雖然聽不懂德語,但看到小姐滿臉通紅地露出困擾的神情,中也也就一目瞭然。

 

默默地走到太宰的身後,中也高舉起笨重的行李箱,毫不留情往那人的腦袋砸下去。

 

    「好痛!」

 

    「走了。」

 

不顧小姐異樣的眼光,中也揪住太宰的後領拖著走。

 

 

先是在旅店安置好行李後,中也馬上轉身就要離開房間。但在他才剛踏出腳步的同時,就被坐在床上的人抓個正著。

抓住對方的手腕,太宰直接將對方往床上一扯。

 

    「喂……」

 

毫無預警地往床上一跌,才正想要站起身來,卻突然被太宰壓在身下。

中也瞥了一眼身上的人,「做什麼?」

 

    「小孩子失蹤的時間都是晚上。」

 

    「……」

 

明白太宰想說什麼,但中也沒有回話。

看出對方的心思,太宰也就直接接下去說。

 

    「距離晚上還有四個小時,中也可以先睡一下。」

 

    「但……」

 

    「收集情報我來就可以了。中也不是也明白,我可是很擅長這事的呢。」臉上勾起一貫的笑容,「況且中也每次都害差點到手的情報跑掉。」

 

    「吵死啦!」

 

一腳把人踹下床,中也拉起底下的被子往自己身上一蓋,便不再理人。

看中也妥協好好休息後,太宰才從床邊站起身,摸了摸那人的髮絲。

 

    「晚安囉,中也。」

 

    「……晚安。」

 

臉上不自覺露出溫柔的一笑,太宰輕輕把門闔上。

一邊往櫃台走去,腦中不禁想到中也的對惡魔武器──『汙濁了的憂傷之中』。

 

那是個頸圈外型的INNOCENCE,能夠控制重力。

但越是強大的INNOCENCE,對使用者的負荷越是大。雖然現在還沒有狀況,但也許在過一年、兩年,中也的身體也就會無法負擔的。

 

──得在那之前,把你從虛假的神手中搶過來才行。

 

 

感覺時間似乎過了很久,明明知道自己早已經閉上眼,意識卻感到飄飄然。

自己貌似在黑壓壓的空間裡奔跑許久,好像是被什麼東西追著跑,又好像是自己正在追著什麼跑。

 

伸手想抓住什麼,卻都撲個空。

 

猛然間,手被反握住。有個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

很討人厭,但卻很熟悉、很溫柔地叫著自己的名字。

 

    「……中也。」

 

──啊啊,我知道這個聲音。

 

握緊那手,中也緩緩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果然那張臉。

先是笑咪咪的一張臉,而後太宰伸起兩人握在一起的手,一臉厭惡的甩了甩。

 

    「中也突然握住我的手,好噁──」

 

不等人說完,中也舉起另一隻空蕩蕩的手捏了捏對方的臉頰。

還用力往外一扯。

 

    「痛──!中也在做什麼啊?」

 

    「……原來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火辣辣的痛感從臉頰上傳來,太宰滿臉委屈地摸摸自己被中也捏腫的臉頰。

一臉沒睡醒的模樣,中也坐起身,攤開自己的掌心,而後又握緊。重複了幾次這樣的動作,中也才把視線看向太宰。

 

    「走吧。」

 

    「好喔。」

 

 

騎上太宰稍早前就跟旅店的人借到的馬匹,中也拉著韁繩駕著馬,在樹林間奔馳。周遭幾乎都是松樹和杉木,茂密的樹木間,讓人有種會迷失在裡頭的錯覺。但比起那不切實際的感覺,中也只是挑眉,然後下一秒就對著身後的怒吼道。

 

    「太宰。」

 

    「嗯?」

 

    「既然借的到馬,為什麼不多借一匹啊!?」

 

環抱住中也的腰,太宰臉上滿是無奈,「沒辦法啊,他們只剩一匹了。我也就只好委屈自己和中也共乘一匹了……唉。」

 

    「下去!你給我下去!」

 

    「我不要,要跳也是中也跳吧。」

 

    「再吵你就給我跳馬!」

 

 

+++

 

 

扯了下韁繩,讓馬漸漸停下腳步。

 

在森林深處是一座偌大的城堡,跟童話故事裡的可相差大了。尤其是在這黑夜中顯得更是怪裡怪氣。

將馬匹綁好後,兩人突然很有默契往一旁的草叢內鑽,躲了起來。

 

透過草間的縫隙,可以看到數個小孩子從前面走過去。他們雙眼無神,之間沒有言語,卻都是不疾不徐地朝向城堡走去。

 

    「看來是被什麼吸引了。」太宰小聲地在在人耳邊說道。

 

    「嗯。」

 

含糊地應了聲,直到最後一個孩子走遠後,中也才趕忙站起身跟上去。無奈地擺擺手,太宰喃喃自語著。

 

    「還真是急性子。」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他也跟上了對方的腳步。

 

城堡裡頭黑漆漆一片,什麼也看不到,僅有腳步聲迴盪在長廊間。

太宰突然拍了拍中也的肩膀,用手比出噤聲的手勢,隨後才又比畫了一下。

 

向人點點頭,中也跟著太宰一同壓低身子往牆角躲去。

從走廊的另一頭,緩緩地走出一名女子。她敞開雙臂將孩子們擁入懷中。

 

    「我可愛的孩子們啊──」她蹭了蹭懷中的孩子,「你們帶了客人來,也得跟我告知一聲呀。」

 

一瞬間女子不再是人類的模樣,她扭曲成一片,拉長手臂一把抓住中也。

 

    「!?」

 

被緊抓在掌心中,中也直接整個人被硬生生地撞上旁邊的那堵牆,摔落在碎石堆中。

 

    「中也!」

 

    「真是的,看到同伴死掉就亂了分寸嗎?驅、魔、師。」在惡魔的身體中間鑲著一張額頭上有黑色倒星星的臉,她再次朝太宰伸手一揮。

 

    「……」

 

勾起嘴角,太宰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站在原地。

但就在那隻手要打上人時,停了下來。一名金髮的小女孩按住惡魔的手,搖了搖頭,「他不是妳能攻擊的對象唷。」

 

    「愛麗絲大小姐?」

 

    「他就交給我吧。」踏著輕快的步伐,愛麗絲來到了太宰的面前,「另一個就麻煩妳囉。」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女孩的語氣中充滿命令的口吻。

先是大大的嘆了口氣,太宰對著遠方喊道。

 

    「你自己可以嗎?中也。」

 

    「咳咳……你、你這是在跟誰說話!我一個就足夠了。」從碎石中爬起身來,連嘴角邊的血都還沒擦掉,中也便舉起右手。

 

──INNOCENCE發動。

 

    「重力操作。」

 

手一揮,惡魔龐大的身驅先是往空中一飄,而後又重重地往地板上砸去。

 

    「呀啊啊──!」身體感到沉重無法動彈。

 

但女孩不意外這樣的發展,她俏皮的一笑,拉起太宰的手,「吶,太宰哥哥也該回來了吧?」

 

    「愛麗絲小姐在說什麼呢?我可是書人,又是驅魔師喔。對身為敵人的我說這種話可以嗎?」

 

沒有甩開女孩的手,太宰就讓人這樣牽著。

嘟起嘴,愛麗絲不開心扯著太宰的手,晃了晃。

 

    「明明就是家人,說這什麼話!如果是討厭林太郎,我會幫你的。」

 

當女孩的話中提到另一個名字,讓太宰沉下臉,雙瞳中透露出一絲絲冰冷。

但這只有一下下,他很快地又掛上平常的笑容。

 

    「愛麗絲小姐,若是森先生請妳來跟我說這些,那麼還請妳幫我轉告他。」瞇起雙眼,語氣中毫無溫度地說道,「我可沒有你們這些家人呢。」

 

    「太宰哥哥……那麼就把你的搭擋殺掉吧!」

 

眼中閃過異樣的光芒,女孩瞪大雙眼說著與外表不符的話語。

沒有被她的話影響,太宰一幅無所謂地笑了。

 

    「啊啊,如果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什麼意思?」

 

    「中也剛剛不是說了嗎?他一個人就足夠。那就是沒問題了。」

 

太宰邊說邊往後踏了一步,遠遠就一塊石塊飛來,砸在兩人的中間。

愛麗絲難以置信地朝石塊扔來的方向看去,剛剛那個惡魔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中也站在那裡。

 

大口喘著氣,中也手一揮又是一堆碎石飛去,不過這次只瞄準太宰一個人。

但都被對方習以為常地躲開了。

 

    「中也,敵人在那邊唷。你那小小的腦袋連敵我都分不清了嗎?」

 

    「是誰剛剛都在跟敵人聊天!?誰?」

 

    「……」見兩人無視自己又吵了起來,愛麗絲眨眨眼,默默在內心問話。

 

──怎麼辦好呢?林太郎。強行帶走?

 

──不,先離開吧。我可愛的愛麗絲。

 

回應女孩的,是一個男性的聲音。

雖然內心有千百個不願意,但女孩還是伸手微微提起裙擺,「那麼我們下次一起玩吧,驅魔師。」

 

    「喂!等等!」

 

    「別追了,中也!」

 

任憑女孩消失在黑暗當中,中也大力踩著步伐走到太宰面前,一臉不解地揪住對方的衣服。

 

    「為什麼阻止我?他們可是敵──」

 

    「她不是惡魔,也不是諾亞一族。她只是他們其中一人的能力而已,所以解決她也只是在浪費時間。」

 

明白太宰在這種時候,是不會說謊的。

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更令人火大。中也不耐煩地用力甩開對方。

 

    「她跟你說什麼?」比起太宰為什麼知道這些,中也更想知道他們聊了什麼。

 

    「她希望我加入他們囉。」

 

這句話有一半是真的,但有一半是假的。

緊盯著太宰的臉,中也煩躁地搔了搔頭髮,「唉,這次就算了。」

 

    「但我話說在前頭,你要是敢背叛,我就殺了你。」說完,他轉身就往孩子們的方向踱步而去。

 

    「……」

 

──呼呼。

 

中也蔚藍色的雙瞳裡,是滿溢而出的憤怒。

在清楚不過對方所說的話有多認真,明明應該要忍住,太宰的嘴角卻忍不住往上揚起。

 

──想被中也破壞掉,想看中也臉上露出絕望的表情……啊啊,果然因為體內那麻煩的遺傳因子,老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樣的我會不會被中也討厭呢,織田作。

 

    「還在那裡發什麼呆!快給我過來幫忙啊!」

 

    「小矮子老愛生氣的話,是長不高的喔。」

 

    「重力操……」

 

    「是是,人間失格。」

 

    「嘖。」

 

看人總算嬉皮笑臉地來幫忙哄小孩了,中也也就不在回話。

引領著被拐來的小孩子們離開城堡,太宰心情格外愉快地哼著曲子。

 

先是一陣沉默,中也才小聲開口道。

 

    「喂。太宰,你……」

 

    「嗯?」

 

    「……」

 

──太宰的人間失格,是INNOCENCE無效化。專門抑制INNOCENCE暴走的非對惡魔武器……但真的有這種特例的INNOCENCE嗎?

 

這個疑問讓中也煩心許久,想知道答案。

但在他心中有種感覺,感覺問出口後,會有什麼事改變也說不定。

 

──但是我想要相信他……唉,果然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見人扳著一張臉,遲遲沒有反應,覺得奇怪的太宰又喚了一聲對方的名字,「中也?」

 

    「算了,沒事。」將手握成拳頭,輕輕打在對方手臂上,「辛苦啦,搭擋。」

 

    「欸……」

 

看著中也逐漸走遠的背影,太宰一時間愣住了,渾然不知自己停下了腳步。

明明應該要生氣,明明應該是對自己很惱火,但最後的最後還是把自己當作『搭擋』嗎?

 

    「哈哈……」

 

──到底是有多天真啊,中也。

 

露出了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笑容,是純粹不帶有其他意思的笑。

太宰仰頭往向逐漸天明的天空。

 

    「真是的……」

 

    「喂!還在磨蹭什麼?快點給我跟上啊!」

 

    「好好。」

 

 

 

 

 

【END】

++++++++++++++++++++++++++


最近很多很多事情(:3 」∠)各種心累......然後好想念拉比!!!!!!!!! ((不對題

很早前就想拿驅魔少年的世界觀來寫太中^Q^總算被我寫出來了嗚嗚嗚嗚嗚!!!!!一直考慮中也要當什麼好.........之後還是想看中也穿驅魔師的團服,所以就////// ((???
然後書人感覺就一定要是太宰啦♥(´∀` )人 ((欸

事實上也想了其他人的_(¦3」∠)_但這次都沒用到呢w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唷w愛大家ε٩(๑> ₃ <)۶з

评论(11)

热度(49)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