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櫻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太宰和中也靈魂交換有

自行腦內轉換需要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感覺無關BGM:Piko - Sakurane(桜音)


100fo點文之四: @雨小宿 的 灵魂互换

 

 

 

正文

 

    「……以上就是這次的報告。」

 

聽到面前的人這麼說,森鷗外才將手上那一疊紙張整齊的疊放在一邊,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

 

    「中也君,今天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怎麼說?首領。」

 

    「嗯,感覺吧……太宰君你覺得呢?」轉而看向中也旁邊的人。

 

    「是首領想多了。那麼,我們就先退下了。」

 

看著兩人十分有默契地轉身離開辦公室後,森鷗外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他整個人趴在桌上,對著旁邊的女孩撒嬌著。

 

    「吶,不覺得他們兩個怪怪的嘛?小愛麗絲。」

 

連頭都沒有回,愛麗絲繼續趴在地板上畫畫,「是嗎?不是林太郎才一直都怪怪的嗎?」

 

    「欸──小愛麗絲怎麼這麼說!?」

 

 

+++

 

 

從離開後,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直到踏進太宰的辦公室後,中也才一臉跨張地嘆了口氣。

 

    「哈啊──好險好險!」

 

    「混帳!不要用我的臉做這種表情!」太宰一把揪緊中也的衣領,惡狠狠地瞪著人看。

 

但中也絲毫不在意,反而還露出一臉厭惡的表情,拍開太宰的手。

 

    「中也才是呢,不要用我的臉擺出那種表情。感覺好噁心喔。」

 

    「你……嘖,算了啦。你趕快想辦法就是了!」

 

本來想罵出口的話,又全數吞回。

太宰轉而往辦公室裡長沙發一坐,面無表情地盯著中也看。後者倒也沒什麼反應,往沙發的另一頭坐下後,無奈地擺了擺手。

 

    「沒辦法。異能力沒有跟著交換,中也又不會使用人間失格。」

 

    「說的你好像會使用我的異能力一樣。」仰頭看向天花板,「那現在該怎麼辦?」

 

    「等效果過去吧?但在那之前,得瞞著其他人。」

 

拿起頭上那頂黑色禮帽在手中玩弄著,當然被太宰一把搶過。

將帽子戴到自己頭上,太宰才一臉放心的說道。

 

    「我也不想被其他人知道這麼丟臉的事情。」

 

    「不要把品味奇怪的帽子戴在我頭上!」

 

中也猛然站起身,伸手要拿走那頂帽子。但太宰一個抬腿,便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一腳踩在中也的腹部上,讓對方沒辦法靠近。

 

    「你以為我想?但我不想看你蹂躪我的帽子。」

 

    「我等等馬上把它燒掉。」中也邊說著,還一邊摸出口袋裡的打火機。

 

    「你敢!?」

 

當兩人還在為帽子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芥川站在門口,臉上帶有些錯愕的神情。

 

    「太宰先生,那個……」

 

    「芥川君。」中也沉下臉,眼神冰冷地直直盯著門口的人,「連敲門這種小事都要我教嗎?」

 

    「不!是在下失禮了!」

 

這熟悉的感覺,讓芥川連猶豫的時間都沒有。他趕緊垂下頭,不敢直視對方。

中也先是輕呼口氣,才向人命令道。

 

    「今天的訓練取消,剩下的就自己看著辦。」語畢,又補充說,「另外,把門帶上。」

 

    「是!」

 

照著對方所說的把門關上後,芥川才突然意識到,剛剛說話的人並不是自己的導師,而是導師的搭擋。

 

    「……」

 

──傳說中的雙黑,果然名不虛傳。不論感覺和氣息都幾乎一模一樣。

 

 

看著芥川將門關上後,太宰扳著一張臉,眉頭緊皺地望向旁邊的小矮子,「喂。你剛剛用我的臉命令芥川喔,太宰。」

 

    「啊!對耶,我現在是中也。」被人這麼一提醒,中也才想起來自己現在的身分,「算了……吶。中也,我們去一個地方好不?」

 

    「哈啊?這時候不是待在這比較好?」

 

    「反正我們現在什麼事也做不了,倒不如翹班吧!」中也一臉興高采烈的看著人。

 

    「喂喂,最年輕的幹部大人說這種話好嗎?」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太宰並沒有表示反對的意思。

勾起嘴角,中也一副事不關己的舉起食指,輕點在對方唇上。

 

    「你現在才是幹部大人喔,中也。雖然是頂著我的臉啦。」

 

    「吵死了!別說得我好像很樂意!」

 

揮開中也的手,太宰氣得撇開頭不再理會人。

但他耳根染上的紅,卻還是讓中也笑得不亦樂乎。

 

 

+++


最後還是拗不過對方的要求,兩人也就大大方方的翹班了。

走在中也身後,太宰不耐煩的對著前面吼道。

 

    「到底還要走多久?你的腳太長了,很難走路!」

 

    「明明是我才吃虧。中也的腳太短了,我好不習慣呢。」

 

兩人邊吵邊在小道上走著。

這裡是公園裡的深處,一般人是不會來此處。周圍都是樹木林立,光線難以透進來,讓人完全無法判斷現在的時間。

 

走到有種迷失方向的錯覺,太宰停下腳步,臉色說有多糟就有多糟,「喂。我們不會是迷路了吧?鯖魚。」

 

    「小蛞蝓好吵呢,就在前面了。」

 

中也回過頭,朝人走近。

沒有多說什麼,就逕自牽起太宰的手,拉著往前走。

 

像這樣碰觸,才能更加清楚太宰那跟一般人比稍微低的體溫。握緊中也的手,太宰不發一語。

 

──真的是大混帳呢,太宰這傢伙。

 

    「到了喔,中也。」

 

    「……唔。」突然的陽光映入眼簾,讓太宰沒辦法睜開眼。

 

稍待眼睛適應了外面的亮光後,才緩慢地睜開單眼。跟剛剛那陰暗的林間不一樣,這裡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以及一棵櫻花樹坐落於其中。

 

中也笑得開懷,他拉著人就是往那棵櫻花樹跑。

 

    「如何?這裡很漂亮吧,中也。」

 

    「啊……嗯。」腦袋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太宰一臉呆愣地看著人。

 

    「是吧,這裡可是我理想的自殺地點呢。在櫻花樹下,然後看要吃安眠藥好?還是準備繩子上吊好?」

 

就好像在說“今天天氣如何”一樣。

聽著人一派輕鬆的說著,太宰忍不住笑了。

 

    「喔?那為什麼要帶我來這?」

 

    「不知道。但總覺現在不這麼做,以後就沒機會了。」腦袋突然靈光一閃,小矮子黑手黨補充道,「不過我可不想在這裡被中也殺死,有違我的原則。」

 

    「我以為你讓我知道,是要我幫你一把呢。」

 

櫻花花瓣隨著風飄散在空中,兩人之間沒有言語,只是看著彼此。

雖然雙方是頂著對方的臉,但在兩人眼裡,打從一開始就好像沒有改變一樣。

 

嘴角不自覺得上揚,中也笑著說。

 

    「中也,我啊──」

 

 

+++

 

 

緩緩地睜開眼,中也在辦公桌前坐直身子,伸了一個懶腰。

 

    「啊啊,好懷念的夢呢……」

 

──想想,從那之後也過了四年。那天晚上兩人很快就換回來了。並沒有任何人發現,而芥川之後也對我更是尊敬。就只剩下……

 

腦中一邊回憶著當天所發生的事,將一疊疊文件整理好,中也隨手拿起掛在一邊的黑色大衣和帽子,就往門外走去。

清晨的公園裡沒有什麼人,中也想也沒想就往那個隱密的小道走去。這四年間,中也事實上也偷偷溜來無數次,但每次都是自己一個人。

 

──因為身邊的人早已經不在。

 

走在光線依舊透不進來的路上,看著周遭一成不變的樹木。

刻意放慢腳步,他慢悠悠走了出來,眼前依然是自己記憶中那般景色。唯一不一樣的是,已經有個人站在櫻花樹下了。

 

那個人手裡拿著一條很粗的繩子,準備將它綁在樹枝上。

 

    「喂。」朝人走過去,中也難得沒有向人發怒,「太宰。」

 

    「欸──居然會在今天遇到中也!我美好的自殺被毀了呢。」

 

一臉誇張地哀嘆著,但卻沒有預期的怒吼聲。

覺得奇怪,太宰轉而看向旁邊的人,中也並沒有搭理他,只是静静地望著天空。

 

    「中也?」

 

    「吶,太宰。」

 

話才剛出口,就刮起一陣陣風,將樹上的花瓣一點一點吹落。

櫻花花瓣隨著風飄舞著,中也溫柔的一笑。

 

    「我啊,最討厭(だいすき)你了。」

 

    「……」先是一愣。而後太宰也跟著笑了,他伸長手將人拉進懷裡,「好巧呢,我也是喔。」

 

 

 

 

 

【END】

++++++++++++++++++++++++++++++


啊啊,寫得很錯亂_(┐「ε:)_

各種混亂.................寫到之後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QQQQ希望小宿桑不嫌棄QQQQ

然後最後中也說的話,我是故意這樣標的_(┐「ε:)_                                   該怎麼說呢?雖然討厭著彼此,但某種層面上也是喜歡的表現吧............... ((歪理

總之,非常感謝大家看到最後QQQ這篇真的很錯亂QQQQ
100fo點文繼續努力中................

评论(11)

热度(59)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