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漣漪

 ●太宰+太宰治x中原中也(?)

○太宰→武裝偵探社;太宰治→港口黑手黨

纖細少女宰有(?)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標題跟內文好像無關(?)


100fo點文之三: @苦味酒精  的双宰中,修罗场

 

 

 

正文

 

太宰跌坐在地,一副難以置信地瞪著自己前面的地板看去。

本來空無一物的地方,卻憑空出現個人坐在那裡。這樣的發展已經夠難讓人接受了,更何況對方有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穿著一身黑西裝的人也同樣注意到這樣的狀況。

兩人默不作聲地互相盯著彼此看去,氣氛顯得十分凝重。然而這樣的僵局很快就被打破了,中島敦滿臉驚愕地看著那兩人。

 

    「欸──!?有兩個太宰先生!」

 

    「你認識我?」率先開口的人是穿黑西裝的太宰治,單眼纏繞著繃帶,另一隻眼卻仍然壓迫感十足地看著人。

 

──不。以自己的身份,被不認識的人認出來也很正常。重點是這傢伙是誰?

 

將目光又移回太宰身上,上下打量著人。

卻看不出一絲偽裝的可能性,沒辦法之際,太宰治冷冷地開口問道。

 

    「你是誰?」

 

    「太宰治……二十二歲的太宰治。」大致掌握事情的一二,太宰也不打算隱藏,隨後補充道,「現在就職於武裝偵探社。」

 

    「……二十二歲?」

 

瞪大單眼,的確眼前的自己抽高了不少,但是這有可能嗎?

看出年輕的自己一臉不相信的表情,太宰又繼續向人解釋下去。

 

    「因為誤喝了與謝野醫生所製作的藥水,本來應該是能夠返老還童的,但你出現了。我猜應該是分裂的效果,把我一分為二,卻不知為何是分裂出港口黑手黨時期的我。」

 

太宰邊說邊往與謝野的方向瞥去,後者只是無奈地擺擺手。

已經不知道該從何去求證事情的真偽,太宰治緩緩站起身,還順手拍了拍西裝沾染上的灰塵。

 

    「……」訊息量超乎自己的想像,但比起那些,太宰治更想知道,「那麼,為什麼你要叛變?」

 

──據剛剛另一個自己所說的,可以推敲出未來的自己背叛了港口黑手黨。先不考慮自己為何能活到現在這個時候,倒是什麼樣的理由能讓自己叛變呢?

 

    「……」先是一陣沉默,太宰才露出一貫的笑容,帶過這個問題,「無可奉告。總之你就在這乖乖待著,等與謝野醫生把解藥──」

 

    「那我也無須待在這裡。」

 

不等人把話說完,太宰治轉身就走。

也沒有要攔下人的意思,直到對方從偵探社消失後,太宰才大大地嘆了口氣。

 

    「以前的我怎麼會那麼難教育啊?」

 

    「欸?這、這樣好嗎?太宰先生。放任另一個太宰先生在外面……」倒是敦整個人緊張兮兮的。

 

    「沒事沒事。我們就等與謝野醫生把解藥做出來吧,要不等這藥水的時效過也行。反正他能去的地方也只有一個。」

 

    「一個?」

 

 

+++

 

 

來到自己熟悉的建築物前,太宰治輕車熟路地躲過門口的警備人員,來到大樓裡頭。走在自己再習慣不過的長廊上,他來到一扇門前──自己的辦公室。

 

    「……不過如果那傢伙說的是實話,那這裡應該是我曾經的辦公室。」

 

輕輕推開門,房內什麼人也沒有,辦公桌上倒是整齊地堆著一疊一疊的文件。

裡面的擺設已經跟之前不一樣,但依舊是簡約風。只是這樣的擺放格調,讓太宰治感到十分眼熟,就好像──

 

冰冷的刀鋒抵在太宰治的頸邊,低沉的話語從他身後傳來,「唷,挺大的膽子嘛?竟敢闖進我的辦公室。」

 

    「……」微微瞇起眼,太宰治不顧頸子上被劃開一道傷口,執意轉過頭去,「中也。」

 

沒有料到對方會來這招,更不敢置信的是那輕挑的語氣。

中也趕緊收回小刀,往後退一步,「你到底在給我玩什麼啊?穿成這樣又有什麼企圖?太宰!」

 

    「你說這個啊……」知道對方意指什麼,太宰治顧作苦惱地解釋,「若照那傢伙的說法,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叛逃到武裝偵探社了。」

 

    「……」

 

──是太宰本人?亦或者是偽裝?

 

兩人周圍的東西開始一一浮在半空中,查覺到眼前的人的意圖,太宰治趕在對方準備手一揮把東西全砸在自己身上時,握住了中也的手腕,將人往懷裡扯。

 

    「暴力禁止喔,中也。」

 

異能力

──人間失格。

 

飛在半空中的東西全數往地面一摔。

但中也已經管不著那麼多,他錯愕地抬起頭看向人,「真的是太宰?但是……為什麼……」

 

    「是十七歲的太宰治。因為某些原因,所以現在才站在這裡。」

 

    「哈啊!?這怎麼可能?」

 

    「我到現在也很難相信呢,所以要不要相信就看中也吧。反正決定權在中也手上。」

 

輕柔地撫上對方的髮絲,太宰治臉上難得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一瞬間看傻了,中也直接用手掌覆在那人臉上,撇過頭大聲嚷嚷著。

 

    「好啦好啦!你先給我去那裡坐好。」

 

順著中也所指的方向,太宰治坐上這間辦公室裡唯一的長沙發。

從櫃子裡翻出備用的繃帶後,中也也跟著往對方旁邊的位子一坐。

 

    「唉……總而言之,又是偵探社惹出什麼問題對吧?」邊說,中也朝人招手示意對方靠近些。

 

    「嗯。」

 

用力點點頭,太宰治邊往中也的方向靠過去。

伸長手,將繃帶小心纏上那人剛剛被劃傷的地方。

 

趁人在忙,太宰治偷偷往眼前的人瞄去。

雖然眼前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搭擋,但現在的中也已經不像之前那般血氣方剛、又有點稚嫩的面容,二十二歲的中也給人有種成熟的感覺,但臉上倒是多了一些疲憊感。

 

抿起唇,太宰治刻意裝作不經意地開口問道。

 

    「對於我之後叛逃,中也生氣嗎?」

 

    「少自作多情了,我開心都來不及呢。」

 

對於這意料之內的回答,太宰治的心中萌生出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失落感,「說的也是呢,小──」

 

    「但撇開我的心情,那是你自己選擇的道路,就好好走下去吧。」

 

本來平靜如水的心裡,突然激起一波波漣漪,徹底擾亂太宰治的思考。

他伸起雙手緊抓住中也的肩膀,不顧繃帶根本還沒固定好。

 

    「但是我並不知道知道自己選擇了怎樣的道路啊?對我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莫名其妙就出現在這裡!莫名其妙就得知未來的自己叛變了!事情都脫離自己的掌控……

 

當一個人被扔在異地,周圍又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

遇上另一個自己,後面的路又整個亂了套。內心是有多不安。

就算是那個史上最年輕的幹部。

 

看眼前的人緊咬牙,一副快哭快哭的模樣。

讓中也忍不住伸手將人擁入懷裡,輕輕摸著對方的那頭黑髮,試著安慰道。

 

    「何必想那麼多,既然是你選擇的,會出錯嗎?」嘴角上揚,中也充滿自信地一笑,「你的作戰計畫有哪一次出錯了,太宰。」

 

    「中也……」

 

捧起對方的臉,太宰治朝中也的唇吻下去。

卻在差一點之際,被人摀住嘴。

 

    「這可不行喔,中也可是我的。」一把將中也往後扯,太宰臉上的笑容毫無溫度。

 

    「太宰!?」

 

打掉對方的手,太宰治沉下臉來,語氣透露出滿滿的不悅,「你來做什麼?」

 

    「來確認你沒有對中也亂來囉?在怎麼說能欺負這小矮子的人……只、有、我。」

 

    「哼,這可難說呢。」

 

兩人之間散發出來的黑色氣場,瀰漫著中也的辦公室。

中也感到頭痛地扶著額,從中間將兩人推開,拉開他們的距離。

 

    「吵死啦!你又是怎麼混進來的!」指著太宰。

 

    「中也偏心,為什麼不問他?」太宰不開心地嘟起嘴。

 

    「你又知道我沒問!」

 

    「中也比較信任我囉。」太宰治露出一臉得意的笑容。

 

    「沒人叫你開口啊!」

 

經過一番折騰,兩人總算安靜下來。

坐在兩人中間的中也,轉頭看向太宰,「你先說吧,目的?」

 

    「這個。」太宰從懷中摸出一瓶藥水,「與謝野醫生做出解藥來了,但得由他喝下去。」

 

兩人同時將視線移到太宰治身上,後者毫不猶豫地接過那瓶藥水,單手打開瓶蓋。

 

    「我會喝的。反正……算了,中也知道就好。」

 

    「欸?中也跟你說什麼?」

 

太宰激動地從椅子上跳起來,準備好好逼問另一個自己。

但不等人下一個動作,太宰治已經將藥水灌入口中。

 

將空瓶放在矮桌上,太宰治臉上掛上得逞般的笑,「可惜,那是我和中也的秘密──」

 

太宰治化作一點一點的光點消失在兩人眼前。

直到對方完全消失後,太宰猛然往長沙發的倒去,整個人環抱住中也的腰,口中還不時抱怨著。

 

    「中也果然比較喜歡還是黑手黨的我……」

 

    「你在說什麼?別吃自己的醋啊,混帳。」

 

但中也不知道,太宰這只是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臉上一時無法退去的潮紅。

方才中也跟另一個自己談話的記憶,也隨著藥效解除,回到自己身上。深深地烙印在自己心裡。

 

──居然在中也面前失態……以前的我真是的!

 

不介意對方有沒有在聽,中也用力搓揉太宰的黑髮,「況且啊,黑手黨的你和現在的你,若缺少其中一部分就不是太宰治了,搭擋。」

 

    「……」

 

有預感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太宰繼續圈著中也的腰不敢亂動。

腦中倒是一直胡亂罵著對方。

 

──帽子放置所!黏答答的蛞蝓!漆黑的小矮人!雙黑(小)……中也果然最討厭了。

 

 

 

 

 

【END】


==========================


連假回老家掃墓了..........好久沒開word了 (´⊙ω⊙`)

不知怎麼搞的..................太宰被我寫得很少女^Q^但我私心覺得唯一能擾亂太宰思考的人就是中也了!!!!!!當然反之也是一樣的!!!!! ((???

不過感覺沒有寫到什麼修羅場!!!!!!希望酒精桑見諒!!!!!!! (跪)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100fo點文持續努力中......

评论(8)

热度(89)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