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文豪野犬)、路西聖德(GBF)※左右固定,逆不可

©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

【GBF/路西聖德】思念

●路西菲爾x聖德芬

○角色OOC有

●各種腦補+妄想有

○私心設定:召喚石路西菲爾 = 天司長路西菲爾


BGM:藤田麻衣子 - ねぇ

 

 

 

正文

 

幾乎是例行公事,聖德芬每天都會空出時間來廚房一趟。

照著早就記憶在腦海深處的步驟,熟練且專注地磨製著咖啡豆。

 

隨著步驟接近尾聲,濃郁的咖啡香漸漸瀰漫整個廚房。在最後將泡好的咖啡往杯中一倒的同時,聖德芬突然被人從背後緊緊一抱。

 

    「咿——」險些把咖啡撒出來,本來要臭罵一頓某個妨礙自己的不速之客,但在聖德芬回過頭時,他便將想說的話又整個吞了回去,「……路、路西菲爾?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記得稍早前不是跟著特異點出去任務的說。

 

但路西菲爾沒有回應對方的問題,只是把頭靠在聖德芬的肩膀上,喃喃自語道。

 

    「好香……我、想喝聖德芬泡的咖啡……」

 

    「是是……真是的,有需要那麼急嗎?」

 

先放下裝有咖啡的玻璃容器,聖德芬轉過身時,這才注意到地板上那一點一點的血跡,直直往廚房外延伸出去。

 

    「……」不對!

 

仔細一看,聖德芬才發現到路西菲爾身後的六翼變得殘破不堪,上頭更是血跡斑斑的。直覺往對方背部伸手一摸,掌心上傳來溫熱的觸感,以及對方不明顯的悶哼聲。

 

將掌心攤開在自己眼前,聖德芬瞪大雙眼,「路西菲爾……你……」

 

艷紅色的血染滿整隻手,聖德芬難以置信地轉而看向路西菲爾。

不過對方沒有回話,只是露出微微一笑。但就算沒有得到任何答案,聖德芬也能大概猜到一二。

 

——難道、因為身體的不完全,導致天司原本該有的復原能力也……

 

腦中瞬間閃過那一天的景色,把『那個遺骸』抱在懷中的感覺也是如此清晰,就像每天晚上所做的夢一樣。

 

咬緊牙,聖德芬伸手推開路西菲爾,用盡全力朝對方喊道,連原本要走進廚房的格蘭也被嚇得只好躲在門外偷看。

 

    「為什麼!為什麼讓自己那麼傷成這樣!」

 

    「一時分神,然後……」

 

    「你明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為什麼不能再小心點啊?難到你還想要在經歷一遍那種事嗎?路西菲爾!」

 

明明心裡不是這麼想的、明明只是想關心對方,希望對方能趕快去包紮傷口。卻還是惡言相向了。

 

    「聖德芬……」

 

    「唔……」眼眶有些濕潤,感覺下一秒眼淚就會不爭氣地流下,聖德芬趕緊低下頭,「隨便你了!」

 

語畢,聖德芬便逕自離開了廚房,留下路西菲爾一個人站在原地。

 

而路西菲爾也沒有多說什麼,就只是默默看著聖德芬的背影遠去。

但臉上那落寞的表情卻讓人難以忽略。

 

 

兩人就好像又回到了原點,雖然基本的打招呼還是有,但聖德芬卻都沒有正眼看過路西菲爾一次。更正確來說,就是在躲他。

 

像這樣的狀況已經整整維持了一個星期。

 

路西菲爾靠在廚房牆邊,可以看出他身後的六翼隨著他的心情,大大的垂落於地。看著這樣的兩人,坐在餐桌邊的露莉亞很緊張地往坐在自己旁邊的格蘭,悄聲說道。

 

    「怎麼辦?格蘭。」

 

    「問我怎麼辦啊?」先不論曾經好像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格蘭皺起眉頭,「如果兩人能講開的話,當然是最好?」

 

    「不過挺有難度的呢。」碧趴在格蘭頭上搖了搖頭。

 

    「如果我跟聖德芬道歉的話,這樣能和好嗎?特異點。」

 

路西菲爾突然開口,讓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他們一致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路西菲爾正直盯著他們看。

格蘭緩緩地移開自己的目光,不敢和他對上眼。

 

    「不……我覺得沒辦法。因為路西菲爾你並不是全然有錯。」

 

    「那該怎麼辦?特異點。」

 

    「就是啊!該怎麼辦才好?格蘭。」

 

不知何時,路西菲爾已經走到了餐桌邊,他站在格蘭旁邊居高臨下地看著人。然而不知為何,連露莉亞也跟著發問。

 

    「……」

 

被兩人同時這麼一問,格蘭突然感受到滿滿的壓迫感。就連趴在格蘭頭上的碧這次也不敢多吭聲。

 

    「特異點。」

 

    「格蘭!」

 

    「好啦!我會想辦法的!」

 

一時口快答應了。

 

也不知道自己哪來有這種勇氣和聖德芬面對面站著,但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已經讓格蘭絲毫不敢看他一眼。

低著頭等待對方的回應,格蘭已經緊張到都快不能呼吸了。

 

    「上街採買,是嗎?」

 

    「嗯!」格蘭用力點點頭。

 

    「和路西菲爾一起?」

 

    「嗯!」

 

頓時,兩人間的氣氛降至最低點。就算聖德芬一句話也沒說,格蘭也能清楚感受到那殺氣騰騰的視線。

 

許久,聖德芬才無奈地嘆了口氣,「唉、我明白了……清單給我。」

 

    「謝謝你,聖德芬!」格蘭一臉感激地把早就捏爛的紙條遞給人。

 

    「……下不為例。」

 

 

+++

 

 

——真想揍幾個小時前,答應特異點這個要求的自己。

 

聖德芬皺緊眉頭,身上散發出濃濃的黑色氣息,讓周遭的人都不禁退避三舍。但路西菲爾絲毫沒有被影響,反倒是一直盯著聖德芬的臉看,沒有多說什麼。

 

很想不去在意,但直到把清單上該買的東西都買到手時,路西菲爾幾乎一次也沒有把移開過視線,讓聖德芬很難去忽略。

 

提著裝滿東西的袋子,在離開那個城鎮後,聖德芬這才突然停下腳步,故作沒事地開口了。

 

    「……有事嗎?」

 

    「抱歉聖德芬,那個時候,我──」

 

好不容易有了開口的機會,路西菲爾卻什麼重點都還沒說到,就被聖德芬給打斷了。擺了擺手,聖德芬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去。

 

    「啊啊、那個已經無所謂。」

 

    「……」

 

若是以前的『天司長』肯定會眼睜睜看著聖德芬離開,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天司長了,現在是『路西菲爾』本人。

出於自己的意志,他伸手抓住聖德芬的手,直接將人往懷裡一拉。

 

    「路、路西菲爾!?」

 

    「不行,如果不說……我已經不想在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了,聖德芬。」

 

    「路西……!!」猛然地張開雙翼,聖德芬用翅膀硬生生接下從身後而來的攻擊。一個轉身,護在路西菲爾身前,「魔物嗎?」

 

    「……」

 

雖然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傷,但是看到聖德芬翅膀慢慢滲出血來,讓路西菲爾瞬間沉下臉來,表情也越來越凝重。

察覺到身後的人有些不對勁,聖德芬一臉疑惑地回過頭。

 

    「路西菲……!?」話還沒說完,聖德芬身體一軟,整個人像是斷了線的人偶,毫無預警地往前倒去。

 

    「聖德芬!」

 

趕緊伸手接住差點摔在地面上的人。

但出乎意料,聖德芬臉上的表情相當平穩,就這麼在路西菲爾懷裡靜靜地陷入了沉睡。

 

    「……」毒?不、又好像有點不一樣……這是……

 

魔物突然朝兩人飛撞過去。來不及閃躲,路西菲爾將聖德芬緊緊抱在懷中,直接承受那波撞擊。那個衝擊力道大到路西菲爾只能連帶聖德芬一起被撞飛。

明顯感覺到五臟六腑都像被撞到錯位了,但不能就這麼放過那魔物,路西菲爾舉起單手──

 

    「……光ある生のため、この力を振るおう!」

 

    「容赦はしない……」路西菲爾抱著聖德芬,整個人硬生生撞上後面的樹幹,背上之前受的傷也因為衝擊,又再度裂開,「唔……パラダイス・ロスト!!」

 

宛如暴風雨一般,無數的光柱從天空落下。連逃跑的餘地都沒有,就像被暴雨襲捲,魔物連掙扎都來不及,就被光柱徹底貫穿。

 

遠遠看著魔物一點一點消逝,路西菲爾這才將目光放到懷中的人身上。

 

    「呼……聖德芬……」核心明明沒有損傷,為什麼卻還是……?

 

已經沒有心思去顧慮背上傳來的陣陣刺痛感,路西菲爾緩緩伸手撫上聖德芬的側臉。

但聖德芬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安穩地睡著。

 

    「嘖……到底是為什麼?」一想到聖德芬可能因此再也醒不過來,讓路西菲爾更是用力抱緊人。

 

    「睜開眼啊……聖德芬……」

 

雨,突然無聲地下起。

一滴一滴打落在兩人身上。

 

 

+++

 

 

就好像泡在水裡一樣。意識昏昏沉沉的,腦袋有些難以轉動。

感覺自己就好像是睡了很久一樣,但是有個聲音一直從耳邊傳來。

 

    「……學、聖德芬同學!」

 

    「唔、好吵……蒼之少女。」緩緩睜開眼,眼前也的確是自己所想的那個女孩,只是對方身上的穿著卻十分陌生。

 

    「蒼之什麼?聖德芬同學睡昏頭了?」

 

少女一臉困惑地看著人,而站在少女旁邊的少年才伸手拍了拍聖德芬的頭,「聖德芬你還好嗎?是最近打工太累嗎?」

 

    「特異點……?不對、難道這邊才是現實,而我一直在作夢?」

 

    「聖德芬還是早點回家休息吧,我和露莉亞先回去囉。」

 

    「聖德芬同學掰掰。」

 

看著兩人漸漸遠去的背影,聖德芬仍獨自一人坐在空蕩蕩的教室裡,對著窗外發呆。總覺得自己似乎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無論他怎麼想都回憶不起來。

 

    「那件事……真的重要嗎?」

 

──或許……並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重要?

 

雖然一直覺得心裡有種莫名的空虛感,但聖德芬還是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本分。

 

每天乖乖來上課,放學後又去打工賺錢。偶爾和格蘭、露莉亞一起外出。阻止保健老師──貝利亞爾各種騷擾行徑。

這樣日復一日的日常,明明應該就是這樣的生活,但每當聖德芬推開自家的大門時,總覺得格外空蕩蕩。

 

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是……

 

──聖德芬。

 

    「唔……」腦中猛然響起一個聲音,既熟悉又溫柔的口吻……那個人?

 

頭感到劇烈疼痛,聖德芬抱著頭整個人往地板一跪。

腦中還想不起來什麼,但那模糊的身影卻一直忘不了,那個人……那位大人是……!

 

    「吶、為什麼要想起來?」

 

隨著這話從身後傳來,周遭的景色瞬間崩裂。取而代之的是空無一物、一片漆黑的四周。

緩緩地站起身,聖德芬這才轉過身去。

 

    「你是……!」

 

這樣的人,聖德芬不可能認錯。

那一身裝束、以及腳上穿的那雙黑色絲襪,分明是當初想要把世界引向災厄的自己。

 

看著彼此,象徵災厄的自己率先開口了。

 

    「為什麼執意要想起來?明明在那個世界裡,“我們”被那樣對待,為什麼你又要想起來那些討人厭的事情!」

 

靜靜地聽著『自己』這麼說,聖德芬垂下眼簾,冷冷的一笑,「為什麼嗎……是呢、不被賦予職責,只是替代品的我。」

 

    「在那個世界根本不會幸福的!倒不如──」

 

    「我憎恨那個世界……我也憎恨那位大人……很痛苦、很痛苦,但是我卻還是愛著他。」聖德芬抬起頭,往另一個自己看去,「在這個沒有那位大人的世界裡,實在是太寂寞了。」

 

    「……」

 

    「我會遵守與那位大人的約定……而我也想要拯救那位大人。」打從心底希望著。

 

    「吶……」

 

本來一直沒有出聲的自己,這時突然開口了。

聖德芬向他露出滿臉疑惑的表情,「?」

 

    「你現在正想著誰?」

 

    「呵,還真是沒有意義。你就是我,我也是你……“我們”在想的人不就只有那一個人嗎?」

 

──那位大人……!

 

 

+++

 

 

    「……路西菲爾。」

 

聖德芬有氣無力地舉起手,摸上對方的臉頰。

聽到躺在自己懷裡的人的聲音,路西菲爾趕緊伸手握住他的手,「聖德芬!」

 

外頭還正在下著雨,路西菲爾張開六翼替人遮著雨。

看著該在自己上頭的白色羽翼,聖德芬又再次閉上眼。

 

    「對不起……然後我想你了,路西菲爾。」

 

    「我也是。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你說……所以請陪在我身邊,聖德芬。」不論是現在,還是那兩千年來,都是那麼懇切地希望你不要離開我。

 

路西菲爾真摯的表情,讓聖德芬一瞬間瞪大雙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在很虛弱,有總淚腺很發達的錯覺感。不顧淚水悄悄地從側臉滑過,聖德芬笑了。

 

    「……吶,你現在在想念誰?」

 

微微勾起嘴角,路西菲爾回以對方一抹淺淺的笑容。

 

    「想你。」

 

 

 

 

 

【END】


==================================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QQQQQ

結果花了一個月左右都在摸這篇wwwwwww ((廢

 
评论(2)
热度(3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