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魚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太宰貓化有,真的是一隻貓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100fo點文之一: @啾亞 的單方貓化

 

 

 

正文

 

腦袋昏昏沉沉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往地上一倒。

黑黑長長的人影從眼前一一掠過,但雙眼早就看不清楚,只剩下模糊的景象。

 

張嘴想說點什麼,但卻也只是吐出一個音節。

 

    「喵──」

 

──欸?我是一隻貓嗎?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總覺得有哪個環節出錯了,但硬是要去回想,劇烈的疼痛就也伴隨而來。

倒在地上的小身子也就閉起雙眼,不打算去思考。

 

有隻手突然伸過來搔搔貓咪的下巴,戴著皮製手套的手這般搔弄,讓貓咪感到舒

服地偏頭繼續享受。

緩慢地睜開眼,橘紅色頭髮的青年正蹲在貓咪前方。穿的一身黑,頭上還戴著怪裡怪氣的黑色禮帽。

 

    「喵……(好醜……)」

 

──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那頂帽子很熟悉?

 

被對方輕柔地擁入懷中,那人改撫摸起貓咪的身體,還一邊問道,「怎麼?小傢伙還活著嗎?」

 

    「……」雖然在腦中吐嘈著對方,怎麼會跟貓咪說話呢。但像是為了回應他,貓咪還是張口,「喵嗚。(是呢。)」

 

那人鬆口氣,像是放心了。但他眉間仍皺在一起,下達命令給周遭同樣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後,便帶著我先離開了。

從那些人口中,貓咪得知這個人名叫做“中原中也”。

 

是個看起來十分矮小,但來頭似乎不小的人類。

 

 

中也用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包裹著看起來很虛弱的貓咪,往自己家走去。

沒有掙扎,貓咪乖乖的給人抱著。反正也不用靠自己的四肢走動,何樂而不為。

 

一人一貓來到一棟看起來非常高檔的公寓大樓。

從大廳到電梯,再到中也家的大門前,都裝潢得十分高級、細緻。

 

進屋後,中也先是將貓咪放到沙發上,就逕自往浴室走去。用臉盆盛著水,還順手拿了條毛巾,坐到沙發的另一頭。

把貓咪從黑色大衣裡抱出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中也小心翼翼地用濕毛巾擦拭著對方的身體。

 

    「還好嗎?」知道貓咪並不會說話,但中也還是把話問出口。

 

    「喵嗚。(還行。)」

 

伸展四肢,貓咪換了個動作,讓自己更舒適地躺在中也的大腿上。

見貓咪一副悠哉的模樣,讓中也忍不住笑了。

 

    「呵,你這傢伙真奇怪。」

 

    「喵──嗚──」

 

發出意義不明的音,貓咪並不打算承認,但也沒有要否認的意思。

看著貓咪,那捉摸不定的樣子。中也不禁垂下眼簾,露出苦澀的笑容。

 

    「你啊,除了毛色和眼睛外,沒想到連個性都像極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呢。」放下手中的毛巾,中也摸了摸貓咪的頭,「……那傢伙總是在隱藏。隱藏自己真正的一面、真正的心情,就算逼他也什麼都不說。」

 

    「……」

 

    「像小孩子一樣幼稚,卻又很可靠。很矛盾的存在吧。」

 

仰頭看向純白的天花板,中也深呼吸一口氣。

重新將貓咪安置在沙發上,叮嚀著,「你在這等著,我去幫你拿牛奶。」

 

看著中也的背影,貓咪腦中又閃過剛剛對方臉上的笑容。

雖然是在笑,卻只能從中感受到悲傷的成分。不知道是不是被影響了,貓咪內心也有點悶悶的。

 

──奇怪?我生病了嗎?

 

看著人單手拿著盛滿牛奶的盤子,另一隻手則是將手機放在耳邊。

感覺內容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中也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把盤子放到了沙發前的矮桌上,中也自顧自地坐回沙發上。

貓咪很自動地跳上桌子,自己跑去舔了舔牛奶。但牠不忘豎起耳朵,仔細聽著電話中談論的內容。

 

    「今天也沒有消息嗎?芥川。」

 

    『是的。已經兩個星期了,中原先生。我們是不是該收──』

 

電話另一頭的人話還沒說完,就被中也的怒罵聲蓋過,「閉嘴。沒有我的允許,不准隨便收手!一定要找到人,就算是屍體。」

 

    『是的。』

 

掛上電話,中也隨手將手機一扔,往沙發上倒去。

舉起右手臂覆在眼前,中也喃喃自語著。

 

    「到底去哪裡了,混帳。」

 

不知道中也口中的混帳是誰,但貓咪覺得就是剛剛在討論的“那個人”。

轉過身一躍,貓咪又回到了沙發上,用身體蹭了蹭中也的臉頰。

 

    「喵嗚──(你在哭嗎?)」

 

但中也聽不懂,他只是一把抱起貓,放到眼前端詳著。

貓咪鳶色的眼瞳,讓中也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但也讓他想起那個討人厭的身影。

 

坐起身,他放下手中的貓咪,改拿起一旁的抱枕往空中拋去。看準時機,朝它揮拳。

 

    「混帳鯖魚!到底給我去哪裡自殺啦!」握緊拳頭,中也使勁全力一打,抱枕整顆爆開來,裡頭的枕心四散。

 

    「……」

 

嚇得貓咪不敢輕舉妄動。

但這也讓貓咪從而得知,中也在找的是一隻鯖魚。

 

 

在中也家也待上了一個禮拜,貓咪每天都看著中也早出晚歸。每天到家後,都一邊跟牠抱怨那隻鯖魚,一邊幫牠順毛。

但每次說到最後,中也的臉上又露出了難過的神情。

 

    「喵嗚。(中也。)」

 

為了不讓他想起那條鯖魚,貓咪都會舔舔中也的手背。雖然這樣能暫時達到效果,卻不是長久的方法。

 

──好想認識那條鯖魚,到底是隻怎麼樣的鯖魚能在中也的心中佔上那麼大的位子。

 

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同時,貓咪就被中也一把抱入懷中。

中也臉上的表情都被帽沿遮住了,看不清對方現在的樣子,貓咪只聽到那人小聲地說道。

 

    「好好活下去……沒有我的允許,不准你隨便死掉。」

 

    「喵──嗚──(我答應你。)」

 

 

+++

 

 

今天是貓咪住在中也家的第四個禮拜又三天。

本來說好今天是要出去逛街的,但中也卻在出門前接到了電話。說是找到可疑的異能力者,現在在追捕當中。

 

    「好,給我活抓!我現在馬上過去。」大衣抓了就往門口跑,當然中也不忘跟身後的貓咪道歉,「抱歉啊,我會帶好吃的罐罐回來。在家等我。」

 

    「……」

 

──一定又是跟那條鯖魚有關。

 

不開心地看著中也關上門後,貓咪跑到窗邊俐落地扳開窗戶的鎖,用貓掌大力一推也跟著溜了出去。

 

偷偷地跟著自家主人身後,他們來到了港口附近。那裡聚集住許多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人,以及被繩索捆綁住的大漢。

加重步伐來到那名魁武的男子面前,中也從懷中拿出照片。

 

    「這傢伙呢?」

 

    「哼,港口黑手黨什麼時後和武裝偵探社搭上了?」沒有回答中也的問題,那人只是冷笑。

 

一拳打在男子的鼻梁上,鼻血一點一點留下。中也揪緊那人的頭髮,又問了一次,「這傢伙呢?」

 

    「哼哈哈哈──死了,早就死無全屍了。」

 

男人雖然面對著中也,卻沒有把心思放在眼前的人身上。

貓咪順著男人的目光看去,就看到有另一人早對準中也摳下板機。

 

    「而你很快就會跟著他一起過去了,中原中也!」

 

    「……!」

 

話一落下,貓咪也跟著朝中也的方向一躍。

皺緊眉頭,清楚感受到子彈擦過身體的痛處,沒辦法穩住身子,牠整隻摔進海裡。

 

    「太宰!」

 

──狙擊手!?為什麼這孩子會在這裡?牠不是應該在家嗎?

 

心中有太多疑問,但中也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他扔下黑色大衣也跟著往海裡跳去。

 

因為喝下不少水,腦袋也有點不靈光了。

小小的身體正在逐漸往下沉去,看著紅紅的血一絲一絲從自己身上流出。貓咪突然閃過一個很荒唐的想法。

 

──這好像不是我第一次落水?不對,更重要的是……中也剛剛叫我“太宰”?

 

貓咪對這個名字很熟悉。

偶然瞥到朝自己游來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海水的關係,那人一臉看起來就是快哭快哭的表情。

 

──中也、中也、中也……

 

──不要哭,我就在你身邊。

 

──我……我知道了……

 

當被中也雙手捧住的時候,貓咪使勁全身的力氣湊到對方面前。

小小的嘴輕輕碰上中也的唇。

 

在童話故事裡,若要解除公主身上的詛咒,王子的吻是不可缺少的。

 

    「!?」

 

貓咪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男人。

他伸手撫上中也的臉頰,微微瞇起眼來。眼裡是滿溢而出的寵溺。

 

想問的問題太多了,但注意到對方手臂上還冒著血,中也只是一把拉過男人,往上游去。

 

    「呼啊!!」呼吸到久違的空氣,讓中也忍不住多喘了幾口。

 

同樣在他身邊的男人,也大口大口喘氣著。

中也伸手跩過男人的衣襟,卻不知道該從何問起,「為什麼?你……」

 

    「我也有好多話想問中也呢。」男人瞇起雙眼,「中也什麼時候就知道我是那隻貓了?」

 

    「欸?」

 

    「因為你剛剛不是對著貓喊“太宰”嗎?」

 

    「那個是……」

 

──哪有可能說,因為我把那隻貓取跟你一樣的名字啊!

 

因為羞恥,臉不自覺染上緋紅。

看人沉默不語,太宰又出聲喚了對方的名字,「中也?」

 

    「吵死了!怎樣都好啦!」也不管如何,中也伸手將人往懷裡一抱,「給我好好活著,混帳太宰!」

 

太宰把頭靠在中也的頸窩蹭了蹭,「我不是答應你了嗎?中也。」

 

──還是貓的時候。

 

 

 

 

 

【END】

==========================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
感覺我100fo的點文我會寫好久唷!!!!!!!!!!!( ͡ʘ ͜ʖ ͡ʘ)請大家在等等我QQQ

评论(16)

热度(107)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