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冷戰

●太宰治x中原中也

○中也性轉有

●學園PARO系列

○沒有異能力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BGM:intention 歌ってみた【鹿乃】 YouTube

 

 

正文

 

太宰和中也吵架了。

 

跟平常的吵嘴不一樣,他們這次一聲不吭、無視彼此,彷彿自己的世界裡沒有對方的存在。

若是破口大罵還比較好一點,他們會把內心的不滿全部抒發給對方。但這次什麼也沒有──他們在冷戰。

 

這樣的情況已經一個禮拜了。

坐在太宰斜後方的中島敦有些按耐不住,他趁中也不在教室裡頭的空檔,悄聲問道。

 

    「太宰同學,你和中原同學還好嗎?」

 

    「敦君想說什麼?」目光沒有離開過手上的讀本,太宰漫不經心地回應對方。

 

    「你們這次吵那麼兇,我有點擔──」

 

    「沒有吵架。」

 

不等人說完,太宰闔上手中的書,直接站起身來往教室外走去。

盯著對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敦感到懊惱地垂下頭。

 

    「我不會是說錯話了吧?」

 

    「不。我覺得你沒有錯喔,敦君。」撕開包裝紙,亂步將棒棒糖往嘴裡放,「只是他們兩個都需要時間。」

 

    「是……亂步同學知道他們在吵什麼?」

 

    「那還用說!我可是名偵探呢!」

 

 

回想自己剛剛居然臉不紅氣不喘地撒這種隨便就能被識破的謊言,太宰就忍不住想笑。

 

    「哼,沒有吵架……嗎?」

 

獨自一人坐在空教室裡,他單手撐著頰,兩眼無神地盯著前方的黑板看,臉上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並不是不想和好啊,敦君。」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這早已經超出太宰的控制範圍了。打從他和中也認識以來,兩人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爭吵。

想要和對方講開,但一回想起來兩人吵架那天的場景,他又覺得自己並沒有錯。

 

──想要保護一個人,哪有什麼對錯可言。

 

曲起腳,雙手環抱住腿,太宰將頭靠在膝蓋上,悶悶地抱怨道,「中也這個混蛋。」

 

 

+++

 

 

坐在女孩身側,芥川咳了幾聲後,才緩緩開口,「……中原同學。」

 

    「嗯?」

 

前一所學校的女生制服的裙子只遮住中也一半的大腿,雖然有在裙底下穿上黑絲襪,但整個看起來還是會讓人很害臊。

尤其是對方還盤腿坐在長椅上。

 

刻意不往下看去,芥川將內心的問題拋給對方。

 

    「妳和太宰同學不和好嗎?」

 

    「芥川,是人虎叫你來問的吧?」問題不但被巧妙的迴避,還被說出了真相。芥川趕緊摀住嘴,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是。」

 

    「根本沒有吵架,你們想多了。」

 

    「……」看人那麼冷靜,芥川也不方便多問什麼,就安靜地拿出手機向敦回報狀況。

 

不過芥川可不知道,雖然中也一臉平靜地看著放在自己腿上的筆記本,但在她腦中可是已經重覆了一百次殺死太宰治的方法。

中也垂下眼簾,食指輕輕敲敲筆記本的頁面,她根本沒有把上面的內容看進去。

 

──並不是不想和好啊,芥川……只是我嚥不下這口氣。

 

 

回想起兩人吵架的那天,中也就火大。

 

那天兩天都在醫務室裡,中也只是在替自己換繃帶,在一旁默默看著的太宰就冒出這句話,徹底惹毛了女孩。

 

    『真希望中也像普通女生那樣乖巧一點。』

 

    『你什麼意思?』忍住怒火沒馬上爆發,中也伸手拿起剪刀剪斷繃帶,並好好固定住。

 

    『這麼暴力,又死愛面子……中也事實上只要乖乖待在我身邊就可以了。』

 

太宰說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中也忍不住挑眉,她抬起頭對上那人的雙眼,『喔?像一般女孩那樣依偎在你旁邊?太宰你是認真的?』

 

    『是喔。』

 

    『那你去另尋她人吧,我沒什麼話好跟你說的。』

 

 

隨手翻到下一頁,中也事實上也明白太宰的言外之意。

那人只是變相地擺明不希望自己明明是個女孩子,還搞得渾身是傷。

 

──但是,比起身為一名被你保護的女孩子,我更想跟你肩並肩站在一起啊,太宰。若是你的旁邊只能是人虎、芥川,或是其他男性,那我想成為一名能站在你左右的男人……

 

    「啊──可惡!」

 

無法發洩的心情,改用怒吼來取代。中也用力蓋上筆記本,從長椅上站起。

在她站起來的同時,有幾位男學生也向她靠近。

 

    「妳就是中原中也吧?可以跟我們來一下嘛。」

 

    「……」找中原同學?

 

看外表就知道不是本校的學生,而且他們身上穿的制服款式,跟中也身上的根本一模一樣。

大概可以猜到對方是前一所學校來找砸的,芥川本來想跟上去,一本筆記本卻先落在他的大腿上。

 

    「這你先幫我保管吧,芥川。」說完,中也就跟著那群學生走了。

 

    「但是……」

 

    「沒事沒事,我一個人可以搞定的。」

 

舉起手揮了揮後,中也就不在搭理身後的人。

看著他們漸漸走遠的背影,芥川趕緊撥出一個號碼。

 

    「喂。麻煩妳了,樋口。」

 

簡單向電話另一頭的人敘述事情的經過後,芥川轉身朝教室走去。

正巧是下課時間,敦還站在太宰的課桌旁不停勸說著,當然太宰是一句話也沒聽進去。

 

忽略敦的存在,芥川站到兩人中間,「咳咳......太宰同學。」

 

    「芥川啊,怎麼了?」

 

目光隨意掃過對方四周,卻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這讓太宰不自覺地皺起眉頭。他應該有交代過眼前的孩子好好盯著中也的。

清了清嗓子,芥川舉起自己的手機,當著兩人的面前按下發送鍵。

 

    「我剛剛已經把確切的位子傳給太宰同學了。」

 

    「誰的位子?」

 

沉下臉,太宰的口氣冷了幾分。

並沒有被對方的氣勢壓下,芥川畢恭畢敬地回答著那人的問題。

 

    「中原同學的。她剛才被外校的人找出去了。」

 

    「欸──那不是很不妙嗎?太宰同學不趕快去嗎?」只有敦一個人在那裡緊張兮兮的。

 

太宰搖搖頭,無奈地嘆了口氣,「就算對方一次來十個,都不會是中也的對手。這你們不是也很清楚。」

 

說著違心之論。明明就想趕過去,但兩人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了,太宰又哪能像平常那樣嬉皮笑臉地出現在對方眼前。

看太宰的反應,跟樋口方才說的一樣。芥川回憶起對方電話中所說的話後,面無表情地點點頭。

 

    「是的,以中原同學的時力的確如此。」芥川將手機螢幕面向兩人,「但根據樋口剛剛獲得的情報,他們這次可不止十個人。」

 

    「……」

 

    「你又想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

 

芥川話才剛出口,太宰就瞪大雙眼。

早就不想再經歷那樣的事情了,自從那個人離開後,他不就下定決心了嗎?

 

猛然站起身,他伸手拍了拍芥川的頭。

 

    「謝啦,芥川。」

 

這次是看著太宰跑出教室,敦緊張萬分地改抓住芥川的衣袖,「那我們也要不要跟去啊……芥川?」

 

    「……」剛剛被太宰同學稱讚了、稱讚了、稱讚了、稱讚了。

 

但芥川沒有聽進去敦所說的一個字句。

 

 

+++

 

 

    「哈啊、哈啊……」

 

黑絲襪上不少撕裂處,裙子也早已破爛不堪。制服上衣還勉強能看,只是有幾顆釦子也不知彈飛到何處,底下的黑色蕾絲胸罩若隱若現。

 

緩了緩氣後,中也轉身看往躺在地上,一個一個被自己打趴的男學生們。

忍不住自嘲地笑了。

 

    「……哼。」

 

──若是看到這種場面,那傢伙大概會更想找柔弱的女……

 

一個重擊從後腦勺打下去,還來不及反應,中也整個人就直直摔倒在地。

有股溫熱的液體順著臉頰邊滑下,而後是離開地面的感覺。

 

被單手掐緊脖子,高舉起來,一個不熟的面孔映入中也的眼裡。

 

    「我的小弟們真是受你關照了啊!中原中也。」

 

    「……」

 

但似乎是因為剛剛那一下,耳朵一直嗡嗡作響著,中也根本沒把對方的話聽進去。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手上嬌小的女性後,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先享用一下,再來處置妳好了。」

 

    「那可不行喔。」

 

肩膀被拍了幾下,那人習慣性地回過頭,臉頰直接挨上一拳,往一邊倒去。他下意識鬆開手,中也又摔回地面上。

很快地將人扶起,太宰仔細檢查中也身上的傷勢。

 

    「太宰?」

 

看清楚來人後,本來無神的雙眼,頓時充滿驚愕。

鬆開自己左手上的繃帶,太宰替中也細心纏繞上她的頭,「真是的。蛞蝓的腦袋就夠小了,這麼一打會不會又更小啊?」

 

    「吵死了!然後……太慢了。」

 

中也撇開臉,一拳輕打在對方胸前。看著女孩這種彆扭的撒嬌方式,太宰寵溺地一笑。

 

    「是,對不起。」

 

暫時固定好傷口後,兩人一同走到疑似那群小弟們的老大旁邊。因為剛剛被太宰打那一拳,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握緊拳頭,兩人都不自覺地勾起嘴角笑了。

 

 

將那老大打得面目全非,還順帶把他和他的小弟們往河裡一扔後,太宰一副很過癮地往地上坐去。

 

    「呼啊──好久沒那麼痛快了。」

 

    「哈……是呢,很久沒跟你一起聯手打架了。」

 

在太宰的對面坐下身,中也伸手撫上後腦勺,指尖傳來濕濕滑滑的感覺。看來是血已經滲透繃帶了。

眼看應該沒多少時間了,中也爬到太宰面前,伸手撫上那人的臉龐。

 

    「對不起,太宰。我沒有辦法成為你理想中的女性。」

 

雙手環抱住眼前的人,攬進懷裡。太宰刻意用極為無奈的語氣說道。

 

    「唉,蛞蝓的腦袋果然很不好使吧?中也只要是中也便足夠,我只是希望妳能多依賴我一點……」

 

    「什麼啊!早說嘛,混蛋。」

 

雙手捧住太宰的臉,直接吻下去。舌尖輕舔舐過對方的唇後,便靈活地滑進太宰的口中。

每次中也那麼主動,都讓太宰措手不及。

 

    「……」

 

不安份的手悄悄移動到中也的腰側。不過說實話,太宰挺享受這個吻的。

 

 

 

 

 

【END】

 

 

=========================================

 

【後話】

 

隔天一早,美好的星期六早晨。

 

本來是打算一路睡到中午的太宰,因為從床尾傳來的騷動,讓他不得不睜開眼來。棉被底下的凸起物趴在他身上,從床尾爬到了他胸前。太宰皺緊眉頭,掀開棉被的一角。

 

橘紅髮的少女映入他眼簾。太宰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的人。

 

    「欸……妳在做什麼?中也。」

 

    「是你說為了慶祝和好,要我來幫你打理三餐吧?然後你要買百貨公司最新出的那款黑色禮帽給我。」

 

整個人貼在對方身上,中也緊盯著太宰,一臉“你不會是忘記了吧?”的表情。

感覺到中也的胸部因貼在自已胸前,而受到擠壓的觸感,太宰撇過頭,用盡生命似的大大嘆了口氣。

 

    「……唉。沒有忘記,我們等等就去買。」

 

    「好!」從對方身上跳起來,中也愉快地跑到房門口,「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你也快一點!」

 

看著人心情很好地離開房間,太宰的心情可一點也不漂亮。

他伸手扶額,又是一個嘆氣。

 

──在這麼下去,我應該會先因為憋太久而死掉吧?

 

 

 

 

 

【END】


=========================================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Q//^

又是一篇充滿妄想的劇情!!!!!!!想寫兩人真正的吵架(?),平常根本就是小孩子打鬧 ((???
雖然和好的很唐突就是了XDDD


评论(4)

热度(94)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