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貓

●太宰治x中原中也

○中也貓化有,真的是一隻貓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正文

 

一陣天旋地轉,直到中也從床上摔下來,他才逐漸清醒過來。

四周的傢俱都大了數倍,讓他有些茫然。以為自己酒醉還沒醒,他站起身,這才注意到奇怪的地方。

 

    「……」跟地板好接近!?

 

並沒有要嫌棄自己身高的意思,但中也認真覺得自己並沒有那麼矮。

踏出步伐走了幾步,他停了下來。再度一臉錯愕的垂下頭。

 

    「……」我用四隻腳在走路!?

 

用飛快地速度衝進浴室,他靈活地跳上洗手檯,對著鏡子一照。

一隻橘紅色的貓咪映照在鏡面上,他整個人嚇得大罵出口。

 

    「喵嗚──(靠!這是怎樣啦──)」

 

但再聽到自己的聲音也變得跟貓咪一樣後,他突然並不是那麼想開口了。

對著鏡子沉思了會,中也決定還是先順毛,總不能讓自己看起來亂糟糟的吧。

 

伸出舌頭,在鏡子前舔了舔自己的毛,確定沒問題後,才轉身離開浴室。

轉而往床上跳去,果真如他所想,他的衣物都散亂在床上。為了不讓人起疑,他將那一件件衣物拖到床底下藏著。

 

    「喵……(好重……)」

 

好不容易告了一段落,本來打算先休息下,門外卻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開口說話的人正是自己其中一名部下。

 

    「中原先生,你起床了嗎?」

 

    「……」絕對不能被他們發現我現在這個樣子!

 

打定主意,中也趕緊跳到窗邊。

用他的貓掌把窗戶的鎖打開,一點一點推開笨重的窗戶,往外一鑽。

 

    「不好意思打擾了,中原先生。」

 

發現房內一點動靜也沒有,外面的人就擅自將門推開了。

但房內空無一人,除了風從窗戶的縫隙一點一點吹進房間內。

 

    「中原先生?」

 

 

+++

 

 

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看著四周比自己高大許多的人和建築物,中也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就這麼跑出來。

但冷靜下來後,他也開始思考這件事情。

 

    「……」這是異能力所附加的效果吧?果然跟昨天執行的任務有關?那麼應該也是有時效──

 

    「哇──好可愛的小貓咪!」

 

思緒猛然被打斷,中也皺起眉頭,抬頭看去。

幾個女高中生擋在他面前,嘰嘰喳喳吵成一團。並不想理會她們,中也改成她們身邊繞過,卻被其中一個女孩抱了起來。

 

    「喵嗚!(別碰我!)」

 

    「小貓咪別急著走嘛。」

 

    「就是呀。妳看,牠的肉球好可愛!」

 

    「真的耶,好想摸。」

 

眼看女孩就要伸手摸上自己的貓掌,中也也已經蓄勢待發,準備展露自己銳利的爪子。

女孩的手卻突然被不知從何冒出來的手牽住,「真是美麗的小姐呢,不知道您願不願意和我一起殉情?」

 

    「……」這個口氣?這個說話方式?這個討人厭的聲音──太宰!?

 

中也沉下臉來,把臉撇開,一點也不想看到來人。

被牽住手的女孩整張臉都紅了,她有些手足無措地用另一隻手拉住她的朋友。倒是太宰先鬆開了手,轉而接過女孩手中的貓咪。

 

    「喵──嗚──!(誰准你碰我──混帳太宰──!)」

 

    「啊。真是謝謝您們,我一直再找這孩子呢。」不顧貓咪在自己手中掙扎著,太宰向女孩們道謝。

 

    「不、不會的。」

 

    「嗯,真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和小姐們一起殉情。」

 

揮了揮手,向那群女高中生們道別後,太宰才將懷中的貓咪舉起,仔細端詳著。

越看越是覺得奇怪,太宰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也不管對方是隻貓咪,直接把內心的疑問拋出。

 

    「為什麼中也的頸環在你身上?」

 

太宰這麼一問,中也這才注意到大了一圈的頸環還掛在自己的脖子上。

很想反問對方你又是怎麼知道那是我的了?但現成變成貓咪的中也一句也問不出口。

不過也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中也還是決定把賭注賭在他的前搭擋上。

 

    「喵嗚──喵──喵──!(太宰!是我,中原中也!)」

 

不停揮舞著前腳,中也很努力邊說邊搭配動作解釋著。

橘毛的貓咪已經沒有剛剛那般想咬死自己的氣勢,但太宰還是一臉不明白地看著手舞足蹈的貓咪。

 

    「……莫非?」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太宰緊盯著面前的貓,「你是中也養的貓咪。」

 

“啪──”。中也想也沒想直接用肉球打在太宰的雙眼上。

趕緊拉開一人一貓的距離,太宰感到疼痛的眨了眨眼,口中還喃喃自語道,「果然是中也養的貓,那麼粗魯。」

 

    「……」剛剛會相信他的我一定有病。

 

中也一臉絕望的垂下耳朵,尾巴也跟著他的心情有一下沒一下的擺動著。

注意到貓咪心情上的轉變,太宰又將貓咪抱回懷中,騰出一隻手搔弄著他的下巴。

 

    「怎麼?肚子餓了?我先帶你回去吃點東西吧,晚點再一起去找中也。」

 

    「喵──」

 

感到舒服地蹭了蹭太宰,發出沒有什麼意義的音。

卻在下一秒,中也突然回過神,快速把頭撇開。但太宰並不介意,他哼著那首自殺曲的小調,往自家方向走去。

 

 

來到偵探社所安排的員工宿舍,太宰一推開門,就輕輕把貓咪放到地板上。

而中也也乖巧地坐在地板上,等人脫鞋子。

 

    「你就當自己家……沒有名字好不方便呢?」頓了會,太宰拍了拍中也的頭,「就叫『中中(なかちゅう)』吧。」

 

伸出貓掌拍掉太宰的手,「喵嗚──!(什麼東西啊,混帳!)」

 

    「欸?不喜歡嗎?我覺得挺好的說。」

 

    「……」

 

但中也已經不打算理會還在門邊的人,他逕自往家裡面走去,習慣性地就是先往廚房跑。

來到冰箱前面,用他的貓掌想開冰箱門。

 

跟在貓咪後面的人,微微瞇起眼,鴛色的雙瞳毫無溫度地看著貓咪的一舉一動。

身後傳來的是自己在熟悉不過的目光,中也停下動作,緩緩地轉過頭。

 

    「該說是貓咪的直覺呢?還是說,你對我家也太熟悉了?中中。」

 

    「……!」

 

不像平時的他。不,正確來說這才是中也所熟悉的太宰治。

周圍不帶半點殺氣,冰冷的眼裡卻已經將人扒得精光,殺了數十次。

 

現在這模樣的自己根本不能輕舉妄動,中也豎起毛戰戰兢兢地準備迎擊。

但太宰並沒有其他動作,他走到冰箱前,輕鬆地打開冰箱門。

 

    「開──玩笑的。來,吃飯吧。」

 

    「……」哪裡像在開玩笑啊,混帳。

 

就在前一秒覺得自己要被扒皮的中也,下一秒他眼前就擺出一個盛滿牛奶的小圓盤。

還是不敢有所動作,他偷偷往趴在自己對面的人看去。注意到貓咪的視線,太宰撐著頰,趕緊催促道。

 

    「趕快喝呀,中中。」

 

但中也沒有因為他的話而開動,他依舊維持原樣。

搖搖頭,太宰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

 

    「果然……就算是中也的貓,也不會親近我呢。」

 

或許是本身的氣場,又或許是身為太宰治吧?基本上動物都不愛親近太宰。

除非拿著飼料,狗才會停止對自己吠叫。但無論怎麼做,貓咪都不敢靠近他。

 

應該是因為看清自己的本質吧。

 

看著太宰臉上那抹苦澀的笑,中也就莫名覺得很火大。沒有什麼理由,就是很生氣。

深吸一口氣,他卯足全力吐出一個音。

    「喵──!(吵死了!)」

 

一個叫聲,把太宰從自己的世界喚醒。

中也低下他小小的腦袋,一口一口舔了舔盤中的牛奶。

 

感受到貓咪貼心的小舉動,讓太宰睜大雙眼,眼裡閃爍著一點一點的光芒。他一把抱過中也,用臉蹭了蹭對方。

 

    「中中果然跟主人一樣討厭。」

 

    「喵嗚!!(讓我喝啊,神經病!!)」

 

“啪!”又是一貓掌,這次是打在太宰的臉頰上。

但被軟軟的肉球打在臉上,根本一點殺傷力也沒有,他反而笑得一臉噁心的模樣。

 

    「我們一起去洗澡吧,中中。」

 

從太宰說完這句話,到兩人僵持在浴室門口,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

中也伸出爪子緊抓著太宰身上的襯衫,死也不放開。而太宰也是緊抓著中也的身體,想把他扯下來。

 

    「中中,我這件襯衫會報銷的。」

 

    「喵!(那就報銷吧!)」

 

眼看也不是辦法,太宰率先將襯衫脫了。白花花的繃帶映入眼簾,中也頓時看得出神。

 

──真是的,還是這麼浪費繃帶嗎。

 

並不是不知道對方為何纏繃帶,但每次看到太宰滿身的繃帶,中也就忍不住想吐嘈。

趁貓咪沒有注意,太宰順勢將他從襯衫扯了下來。不過理所當然地,襯衫也被爪子劃破了幾處。

 

    「你就乖乖就範吧,中、中。」

 

    「喵嗚──!!」

 

慘叫聲響徹整個員工宿舍。

 

 

將中也放到在水上飄著的水瓢裡,太宰才跟著泡進浴缸。滿溢而出的水順著排水口流掉,太宰大大的呼了口氣。

 

    「哈啊──好舒服。」撇開剛剛被中也抓傷的臉,基本上的確很舒服。

 

    「喵。(是喔。)」

 

為了不讓自己摔進水裡,在水瓢裡的中也努力讓自己維持平衡。

看著貓咪那模樣,太宰忍不住笑出聲來。當然,被貓咪瞪了好幾眼。

 

垂下眼,盯著水面發愣著,太宰自顧自地開口道。

 

    「吶,中中。你的主人是不是整天又都在加班啊?」

 

──啊?

 

一臉狐疑地抬起頭,對上那人的眼。

沒有等貓咪說話,太宰繼續自言自語著。

 

    「他啊,明明都這麼矮了,還不早點睡。而且又愛三天兩頭出差去,根本工作狂。」

 

    「……」

 

    「而且又愛喝酒,明明酒量夠不好了,還要這樣折磨其他人。廣津先生可是很辛苦的呢。」

 

──等到我變回來,我一定打到你同事認不出你來為止。

 

中也默默在心中打定主意。

並沒有看出貓咪內心的壞點子,太宰伸出手摸了摸中也的頭,寵溺的一笑。

 

    「你說,他有沒有想我?小矮人鐵定什麼都不會說的,但是……」停下手邊的動作,太宰仰起頭看向天花板,「我想他了。」

 

    「……」

 

 

之後,一人一貓簡單解決晚餐後,就準備就寢了。因為外頭天氣太冷,太宰決定明天一早在帶貓咪去找中也。

將棉被在地上鋪好,太宰很快就往被窩裡鑽,他拉開被子的一角,拍了拍。

 

    「中中,一起睡吧。」

 

這次沒有反抗,沒有掙扎。中也乖乖地就走到那塊位子,捲起身軀趟在上面。

雖然覺得很意外,但太宰還是替貓咪蓋上被子。

 

    「我說──」

 

話還沒說出口,橘色的尾巴就往太宰的臉掃去。

含糊的喵了一聲,中也就不再理會人。往貓咪的方向在靠近一些,太宰輕語道。

 

    「晚安。」

 

不知道過了多久,確定身旁的人不再有動作後,中也才躡手躡腳地鑽出被窩。

盯著對方的睡臉瞧,他不是很開心地用貓掌拍了拍太宰的臉頰。

 

──不論是哪個你,你都是我所認識那個討人厭的太宰治,少給我胡思亂想。記住,要有黑手黨時的你,才會有現在的你啊,太宰……還有剛剛那些話,當著我的面說啊!混帳!

 

用頭蹭蹭對方的臉頰,中也小心翼翼地低下頭,在那人的唇上輕柔地吻下。他才心滿意足地鑽回被子裡。

 

 

+++

 

 

冷空氣直接接觸在身上,迫使中也睜開眼,想把棉被拉一點給自己。

當手一抬起來的時後,他停頓了。緩緩地握起拳頭,又鬆開數次後,他猛然坐起身。

 

    「變回來了!」

 

棉被整個被扯開,讓太宰冷得直發抖,他揉揉眼睛,對著旁邊的人說道,「別亂動啦,中……中也!?」

 

    「……」慘了!?

 

這一嚇讓太宰很快就清醒過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旁邊的人,「為什麼中也會出現在我家?而且還是全裸?」

 

一時間不知道要編出什麼樣的理由好,索性伸手揪住那人的衣襟,一把拉起。

面對面看著彼此,中也呼出一口氣,語氣堅定地說道。

 

    「我想你了。」

 

 

 

 

 

【END】


====================================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
單純想寫太宰跟貓咪講話而已ˊ w ˋ
最近家裡發生很多很多事情,有點煩心......我也想找小動物說說話了XD

评论(20)

热度(259)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