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夢境

●太宰治x中原中也

○角色性格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一點太鏡描寫有

 

 

 

正文

 

一如往常地去執行任務,一如往常地將敵人殲滅。雖然任務是如期完成了,但他卻在最後大意了。

滿身是血的敵人舉起手覆上中也的雙眼,嘴裡輕吐出熟悉的字句。

 

    「異能力──」

 

最後幾個字,中也並沒有聽進去。

眼前一黑,他便失去了意識。

 

待他再次醒過來,已是傍晚之時。地上除了一大攤乾掉的血外,什麼人也沒有。

很意外自己居然平安無事,但中了敵人的異能力是不爭的事實,他絲毫不敢大意。

 

    「先回組織回報再說。」

 

打定主意,他拾起落在一旁的黑色大衣,轉身邁出步伐。

稍早前開出來的車不知為何消失得無影無蹤,中也只好徒步回港口黑手黨的總部。等他回到熟悉的建築物,已經過了晚餐時間。

 

本來打算直接去首領的辦公室的中也,卻在大門前停了下來。

一種詭譎的氛圍佔據他的內心,從剛剛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他伸起手摸上門板。

 

果然不出他所料,彷彿前面什麼也沒有一般,穿透過去。

 

    「嘖!那個異能力難道是讓人變成透明之類的嗎?」也顧不上那麼多,中也直接穿透進房間,「打擾了,首領!」

 

但房間裡的人就好像沒聽到他說話,繼續跟眼前的金髮蘿莉玩在一起。

 

    「小愛麗絲──等等吃玩那塊蛋糕,穿這件小洋裝好不好?」

 

    「不──要──!我才不要穿林太郎挑的衣服呢!」

 

    「小愛麗絲怎麼這樣!」

 

看著森鷗外擺出一副傷心的模樣,中也有些茫然。他走到兩人面前,揮了揮手。但自家首領和女孩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所以這個異能是把我變成透明,然後其他人也無法注意到我?」中也收回手,在腦中統籌一下目前的狀況,「嘖。那麼也沒辦法馬上回報了,先回自己的辦公室再說吧。」

 

經過這番折騰,中也也有些疲憊了。

他轉而離開首領的辦公室,朝自己的邁進。

 

突然覺得這異能力也是有方便的地方。他不用搭電梯,便直接穿越到了自己想去的樓層。

在走廊上邊想邊走著,他來回走了幾趟以後,才猛然回過頭,摸上牆壁。

 

    「不對啊,我的辦公室……應該要在這裡才對?」

 

但眼前只是面牆,連一扇門都沒有。

他難以置信地瞪大眼,口中自言自語道。

 

    「難道說……那個異能力……」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中也離開了港口黑手黨的總部。

首先要去的地方便是自己在外面買的房子,一路上狂奔著,卻依舊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來到熟悉的屋子前面,他頓時鬆了口氣。

 

    「什麼嘛,這不是還在嗎?」走上前,習慣性要握上門把時,中也的動作停在半空中,他的目光放在一旁寫著其他人姓氏的門牌上,「喂喂,騙人的吧?那個異能力根本不是把人變透明……而是消除被碰觸到的人的存在嗎?!所以我……」

 

──中原中也這個人已經被從這個世界消除的一乾二淨。

 

 

+++

 

 

獨自一人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中也仰頭對著灰濛濛的天空發愣著。

為了更加確立自己的猜測,他也跑了不少地方。但每一項他更加確立這個『不可能』。

 

在這個世界裡,大姐只扶養過鏡花、之前的太宰並沒有搭擋,也沒有雙黒的稱號、五大幹部的位子目前還是空缺、之前和組合一戰,是派芥川去的。

 

自己的存在已經被徹底抹煞了。

 

    「哈哈哈哈哈──」那現在的自己到底算什麼?幽靈嗎?

 

雨一點一點地打了下來,周圍的人開始為了避雨,而跑起來。但中也卻無動於衷,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淋的到雨,他一副無所謂地繼續坐在長椅上。

 

突然有個人從自己面前,他仔細一看,便發現是之前離開黑手黨的泉鏡花。

腦中靈光一閃,中也猛然站起身,跟上少女的腳步。

 

    「對了!如果是那傢伙一定有辦法!」

 

跟著女孩來到了偵探社,鏡花一推開門,裡頭有個男子便率先站起身,走到了她面前。

 

    「看吧。我剛剛不就說會下雨,小鏡花。」

 

    「抱歉,太宰先生。」

 

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將頭垂下。太宰拿起準備好的毛巾,蓋在對方頭上,輕柔地幫女孩擦拭濕漉漉的頭髮,寵溺的說道。

 

    「我的預言是不會錯的,下次就多相信我吧,小鏡花。」

 

    「嗯。」

 

    「真是的──小倆口要放閃也別在門口嘛,會嚇到客人的。」與謝野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知道被調侃了,鏡花的小臉一下就紅通通,而太宰只是露出他一貫的笑容。

 

    「不會的、不會的。與謝野醫生不用擔心。」

 

而站在鏡花身後的中也,倒是已經震驚到說不出半句話來了。

他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裡,太宰和鏡花會是……

 

感到喘不過氣,明明剛剛那種口吻之前都是對自己說的。

中也腦中閃過一幕幕雖然拿自己沒轍,但太宰還是會一邊抱怨,一邊縱容地將自己擁入懷裡。

 

    「……」明明應該是這樣的。

 

已經把原先的目的拋到腦後,中也咬緊下唇,繞過鏡花來到了太宰面前。

卻又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他抬起頭看著太宰的臉。下定決心似地,墊起腳尖,捧住對方的臉落下一吻。

 

也不知道能不能碰到,但中也似乎能感受到那柔軟的觸感。

鬆開手,他向人微微一笑。

 

    「再見。」

 

    「嗯?!」

 

太宰猛然抬起頭,門因為風的關係,“碰──”的一聲關上。

眨眨眼,不知道是心裡作祟,還是其他原因,他把毛巾放到鏡花手中,「我出去一下!」

 

 

外面的雨還再下著,中也走在無人的街道上。

靜靜地,沒有多說什麼。

 

雖然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但是這種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每當使用『汙濁』的時後,中也也有一種被置身在黑漆漆的泥沼中,伸手不見五指,內心僅能感受到獨自一人死去的寒冷。

 

就像現在這樣。

 

事實上若不靠太宰的異能力,那就去把那個異能力者殺掉來解除這異能力。這點中也並不是沒有考慮過。

 

但這個世界沒有他,或許也沒關係。

 

    「唉──嘆氣什麼的,還真不像我。」

 

手腕突然被另一隻纏滿繃帶的手握住,中也滿臉疑惑地回過頭,看向被雨淋濕的人。

雖然前面什麼也沒有,但太宰有種握住什麼的感覺。雖然稱不上纖細,但跟自己的手腕比起來確實小了點。

 

幾乎是下意識,太宰緩緩地念出一個名字。

 

    「中也。」

 

異能力

──人間失格。

 

施加在中也身上的異能力一下就碎裂開來,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太宰勾起嘴角,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漆黑的小矮子在哭嗎?」

 

一拳就是要往太宰的臉打去,只是在快碰到時,被對方接個正著。中也撇開臉,大聲嚷嚷道。

 

    「哪有可能……你這繃帶附屬品,總算連腦子都被繃帶佔據了嗎!那是雨水!」

 

    「喔?是嗎?」一把將人扯進懷裡,太宰將頭靠在對方頭頂上,「中也,你做夢了嗎?」

 

    「……啊啊,是呢。很漫長的夢。」

 

中也整個人靠在太宰身上,難得沒有多做掙扎。

寵溺地一笑,太宰更加用力抱緊懷中的人,「那麼,無論幾次我都會叫醒你的。中也。」

 

    「……可別讓我等太久,太宰。」

 

    「好的,搭擋。」

 

 

 

 

 

【END】

 

===============================

 

後話

 


    「這次真是辛苦你了,中也君。」

 

森鷗放下手中的報告書,笑容滿面地看著辦公桌前的人。中也將帽子壓在胸前,恭敬地答道。

 

    「哪裡,首領過獎了。」

 

    「不過啊……」抽出最後一張紙,「中也君也真是的,既然都把那麻煩的異能力者解決了,為何還要在報告上寫說下落不明呢?」

 

    「欸?但是……」敵人確實使用異能力後,就逃走了。難道說因為先前傷的太重,所以還是死了?這有可能嗎?

 

內心有很多疑問,但中也沒有把那些問題拋出,只是垂下頭,「因為沒有看到屍體,所以屬下以為……」

 

    「這樣啊,那沒關係。那個異能力者的屍體已經在港口邊被發現了,這樣中也君,也能安心了吧。」

 

    「是。」

 

向首領告退後,中也還是覺得很奇怪。

感覺怎麼想都不合理,但目前也沒有比較合理的說法了。他也就暫時不去想這件事了。

 

 



 

【END】

 

===============================


感謝看到最後(,,・ω・,,)

一想到文豪的劇場版是跟雙黒有關!!!!!!!!就忍不住又想開始暴動啊啊啊啊。:.゚ヽ(*´∀`)ノ゚.:。

至於那個敵人最後是怎麼死的,就隨大家想像啦XDD

评论(7)

热度(54)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