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升溫

●太宰治x中原中也

○砂糖不用錢,甜死你們唷!

●角色OOC有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正文

 

緊皺著眉頭,瀏覽手中一份一份的文件。

辦公桌上早已經沒有多餘的空位,放下其他東西。伸手在桌上摸索了一下,好不容易碰到熟悉的形狀。

 

將盛有已冷卻許久的咖啡的馬克杯端起,靠在嘴邊啜飲。中也隨手扔下手裡的文件,仰頭嘆了口氣。

 

    「哈啊──」

 

比起坐在辦公桌前,他果然更愛親自上戰場。

這幾天都在忙著面對這堆白紙黑字,甚至搞到連夜加班,都沒能好好休息一番。

感到眼睛有些乾澀,中也揉了揉眼睛,不經意地朝窗外看去,外頭早已經黑壓壓一片。

 

往牆上的掛鐘看去,不知不覺也快要十二點了。

 

眼看工作也進行得差不多,他直接拿起掛在椅背上的黑色大衣和被遺忘在沙發上已久的黑色禮帽,離開自己的辦公室。

黑手黨的總部早已經沒什麼人,當然除了負責留守的那幾個人外。

 

走到大門,冷空氣迎面朝中也襲來,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明明剛剛還沒有,現在卻飄起細雪來。看著一點一點白從空中飄下,中也伸起手往其中呼出一口熱氣。

 

雖然戴著皮製的黑色手套,手卻還是感到寒意。搓了搓手,他趕緊將手往口袋一插,轉身就要離開。

卻有個人出聲喚了他的名字。

 

    「中也。」

 

討人厭,卻讓人感到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不用猜也知道是誰,但中也還是回過頭,語氣平淡的開口道,「你來這做什麼?太宰。」

 

被點名的人,步伐輕盈地走到中也身前,為了配合對方身高而低下頭來,臉上勾起一抹好看得笑容。

 

    「沒什麼,只是剛好路過喔。」

 

    「剛好路過黑手黨的地盤?別傻了,最討厭黑手黨的太宰治怎麼可能。說吧,有什麼目的?」

 

說到底,中也一點也不相信眼前那人的說詞,摸上大衣內的匕首,他早就打定若有什麼問題,就一刀砍死眼前的人。但這都在對方的預料之內,太宰從身後拿出一瓶酒,亮在中也面前。

 

    「漆黑的小矮人居然變聰明了,不過啊,中也有一點說錯了……」鴛色的眼眸微微一瞇,他向人補充說明,「我雖然討厭黑手黨,但更討厭中也你喔。」

 

    「那還真是巧,我也是最討厭你了。」

 

雖然口中這麼說,但中也的目光卻一直在打量太宰手中的酒。

似乎從中發現線索,他難以置信地將視線移到對方身上,顫抖著手指指著那瓶酒。

 

    「喂喂,開什麼玩笑?七十九年的Romanée-Conti?你這傢伙怎麼會有這好酒?」

 

中也一直想收藏,卻總是沒有讓他遇到此等機會。沒想到,現在那瓶美酒竟然在自己面前出現,還拿在他最討厭的傢伙手裡。

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模樣,把酒往中也的方向遞去。

 

    「是今天偵探社的常客送的喔,所以想拿來和中也一起喝。不過可是有條件的。」

 

果然事情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中也壓低聲音,向人投以冰冷的目光,「你要什麼?」

 

    「請帶我回家。」

 

一瞬間氣氛冷到最低點。

和太宰大眼瞪小眼數秒後,中也忍不住爆了粗話。

 

    「靠!想回家不會自己回去嗎?連自己家都不知道怎麼走了?」

 

    「不是喔,是回中也你家。我剛剛投河自殺的時候,不小心把錢包和鑰匙丟了。」

 

    「是喔,那你怎麼沒把你的生命一起丟了。」

 

聽到人這麼說,中也這才注意到太宰身上所穿的茶色大衣濕漉漉一片,還正在滴水。

自己穿成這樣已經夠寒冷了,他沒辦法想像太宰穿著濕答答的衣服在寒風中待上不知多久的時間。

 

伸手壓下帽沿,中也轉身就走。

明知道對方的意思,但太宰還是站在原地,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中也。」

 

    「不是要來嗎?是打算睡在路邊嗎?」

 

就是在等人說這句話,太宰沒幾步就跟上了對方的腳步。和中也肩並肩走著,他舉起手摸上旁邊的人的後頸。

 

    「哇啊啊啊啊啊──!!」

 

冰冷的觸感緊貼在自己的肌膚上,趕緊用手摀住自己的後頸,另一隻手抄起匕首架在人頸邊。

中也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人,但太宰卻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

 

    「我好冷喔,中也。」

 

恨不得把人大卸八塊,扔到河裡去。

但中也最後還是沒那麼做,把披掛在身上的黑色大衣扔給太宰,他逕自往前走去。

 

    「別再給我囉哩叭唆的了,趕快跟上!」

 

    「好──。」

 

再次走在對方旁邊,太宰悄悄地往旁邊的人看去。

緊縮著肩膀,中也因為寒冷而忍不住打顫。臉色也些許蒼白,連呼出來的氣都是白色的。

 

    「……」明明自己也很冷,鼻子都紅通通的了。

 

一想到對方怎麼還像小時候那般的天真,太宰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撇過頭,中也動了動乾澀的唇。

 

    「笑什麼?」

 

    「沒什麼喔。只是覺得中也真是一點也沒變呢……身高。」

 

    「給我閉嘴,吵死了!」

 

要不是為了那瓶美酒,他才不會委屈自己帶太宰回家。

在內心如此說服著自己,中也刻意加重腳步邁開步伐。

 

心情意外的好了起來,太宰自顧自牽起中也的手,「我還是好冷喔,中也。」

 

    「嘁,放手放手!你太冷了!」

 

用力甩了甩對方的手,卻不見有分開的跡象,中也也就放棄了。

被緊握著手,一股涼意從掌心傳來,讓人下意識問道。

 

    「你還很冷嗎?」

 

    「……難道?」眨眨眼,太宰停頓了一下,「中也是在擔心我嗎?」

 

    「喂,到底冷不冷?」

 

不理會那人的調侃,中也舉起另一隻空空的手,撫上太宰的臉頰。

被對方的舉動嚇了一跳,太宰瞪大眼,愣楞地站在原地,任由中也繼續動作。

 

眼前那人的體溫,果然如自己所想那般低。雖然太宰本身的體溫本來就不高,但泡在水裡過後,更加低溫了。

中也收回手,改伸進自己的口袋找尋手機。太宰卻猛然地緊抱住他,不讓他有進一步的行動。

 

    「喂!搞什麼啊?快放開我!」這樣根本沒辦法叫車!

 

將頭靠在對方頸窩蹭了蹭,太宰悶悶地說道,「中也總是這樣出奇不意,對心臟真的很不好。」

 

    「啊?說什麼鬼話?快、放、開、我!太宰!」

 

    「不放。」

 

感受到額頭上的青筋明顯跳了一下,中也抓起人準備來一記後空摔,卻一個沒踩穩,兩人都往後頭的河川摔去。

 

    「哈啊!」

 

率先從河裡起身的人正是中也,他一手拉著太宰,往岸邊扔去,自己才爬上來。

禁不起這股寒意,中也不停顫抖著,倒是太宰卻大字型躺在一邊,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差點就跟中也一起殉情了。」

 

    「要殉情不會找你最喜歡的漂亮小姐呀!」

 

    「但我現在想跟中也一起。」

 

從太宰的眼中看不出半點開玩笑的成分,深邃的眼眸反倒是專注的看著人。

對方的眼中正映照著小小的自己,這讓中也忍不住撇開眼。

 

    「趕快跟我回家喝Romanée-Conti啦!」

 

    「嗯。」看著中也的臉上悄悄地染上一點紅,讓太宰更是樂在其中。

 

他們曾經是雙黒,而自從太宰治離開黑手黨後,就不再是了。雖然立場改變了,但他們卻還是一樣的,沒有變化。

 

除了兩人之間的關係,正在逐漸升溫。

 

 

 

 

 

【END】

 

=================

 

補充:

※Romanée-Conti:DRC(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所產的葡萄酒。

 

=================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唷ヽ(●´ε`●)ノ

雖然黑手黨時期的双黒已不復存在,但偵探社的太宰治和黑手黨的中原中也,某種意義上也是“新双黑”吧。゚(゚´ω`゚)゚。
這都是我的私心啦XDD大家看看就好>//<



评论(5)

热度(73)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