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員工旅遊

○太宰治x中原中也

中也單方性轉有

○黑手黨時期的妄想

●角色ooc有

少女漫畫劇情有((?))

 

 

 

正文

 

港口黑手黨,令聽者聞之喪膽的地下組織。

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黑手黨集團,今天也跟普通的公司一樣,帶著員工們一起去員工旅遊。

 

 

艷陽高照,要不是有遮陽傘的存在,太宰一點也不想坐在沙灘上。

雖然有乖乖換上泳褲,但他全身上下依舊纏滿了繃帶,還搭著一件薄外套。

 

眼睛放空的盯著蔚藍的海看去,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朝他傳來。

 

    「太宰。」

 

    「織田作!」沒被繃帶纏繞的眼睛一亮,太宰伸手拍了拍自己右邊空空的位子,示意對方坐下。

 

因為是慰勞全公司的員工,所以不論是上層或是下層都被邀請了。

織田作之助習慣性地在太宰右手邊坐下,「你不下水嗎?」

 

    「才──不要呢。如果可以,我倒希望自己可以不用來。」但因為身為五大幹部之一,所以非得來不可。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可以不要來。」

 

坂口安吾也一副理所當然地在太宰左邊的位子坐下。

往自己的另一邊看去,太宰露出一副很新奇的表情,「欸──好難得,安吾會和我有相同的意見喔。」

 

    「不,等等你可能就不這麼認為了。」

 

    「嗯?」

 

兩人對安吾所說的話充滿各種疑惑。

但三人還是坐在遮陽傘下聊得天花亂墜,直到從遠方傳來絡繹不絕的驚呼聲,才打斷了他們的談天。

安吾推了推眼鏡,「來了。」

 

    「什麼東西來……欸!?」

 

太宰猛然站起身,滿臉驚訝地朝聲音的來源看。

安吾一臉果然如此的搖了搖頭,而坐在太宰另一側的織田作也跟著往同一方向望去。

 

被部下圍繞在中間的正是港口黑手黨另一位五大幹部──尾崎紅葉和她一手拉拔長大的中原中也。

褪去平時的和服,紅葉穿著粉色的鏤空針織比基尼,讓她更加性感幾分。而中也則是穿著黑色大圓環鏤空設計的兩件式比基尼,繞頸肩帶在加上背部綁帶,完美將她的背部曲線呈現出來。

 

一句話也坑不出來,太宰瞪著圍繞在兩人周圍的那群人,心裡還正在盤算著要怎麼一一解決掉他們。

看了看太宰,織田作轉而對著遠方的人喊道。

 

    「中原。」伸手,示意對方過來。

 

    「織田作!?」

 

太宰難以置信地回過頭看向旁邊的人。

跟紅葉說了幾句話後,中也便朝三人的方向小跑步過去。隨著她的動作,胸部也跟著小幅度的上下晃動。

 

遠看還覺得沒什麼,但一到自己面前才覺得很過分。明明身高才這麼一點,但卻和胸圍不成正比。

雖然太宰有考慮過是不是因為異能力的關係?他甚至還大膽假設,根本是中也喝的牛奶全都拿去長胸部了吧。

 

    「做什麼?」

 

都已經來到這三人的面前,卻沒有人說話。中也只好一臉不耐煩地看向自己的搭擋。

織田作和安吾同時伸手拍拍還愣在原地的人的腰,這才讓太宰回過神來。頓了一會,他才露出平時的笑容,裝作一副很訝異的表情。

 

    「欸──漆黑的小矮人果然還是漆黑的小矮人,連泳裝都買黑色的?」

 

    「吵死了!你對大姐買的東西有什麼意見嗎?混帳太宰!」

 

    「……」

 

大姐一定是故意的。

雖然沒有看到人,但太宰腦中可以想像到一臉壞笑的紅葉。

 

偶然瞥見太宰的手機正放在自己旁邊,織田作隨手拿了起來,對上正吵得天翻地覆的兩人,按上拍攝鍵。

 

“喀嚓”的一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一起轉過頭,異口同聲地說道。

 

    「你在做什麼?織田作。」

 

    「嗯……幫你們留作紀念。」

 

    「誰要跟這鯖魚留什麼紀念呀!?刪掉、刪掉!」

 

    「我才是呢。跟蛞蝓留紀念什麼的,想到就覺得好噁心喔。」太宰皺起眉頭,渾身打顫了下。

 

    「你、說、什、麼?」

 

沙粒慢慢在中也周圍浮了起來,她手一揮,沙子便像海嘯一般朝太宰撲了過去,坐在太宰兩側的友人倒是毫髮無傷。

被包裹在沙堆中,已經暈頭轉向的太宰就直接被往大海一扔。緩慢地從海水中站起身來,太宰沉下臉盯著罪魁禍首看。

 

當事人一點悔意也沒有,還滔滔不絕地說著,「哼,雖然你的異能力很麻煩,但不給你發動的時間,這點我還是做得到的。」

 

    「喔?是嗎?」

 

快步走向對方,一把將人拉進懷裡,太宰低下頭在中也耳邊輕聲輕語著。

 

    「中也穿成這樣,是在誘惑我嗎?」

 

中也先前因為任務而出差一個月,太宰本來預想對方應該來不及回來參加員工旅遊。殊不知,現在卻看到穿的一身清涼的人。這讓太宰慶幸自己有來。

並沒有乖乖給人抱著,中也不停掙扎著,卻不知道自己的胸部貼在對方身上這樣磨擦,會造成怎樣的後果。

 

    「太宰!你他媽的,快放開我!是剛剛腦子進水了?還是早上忘記吃藥?」

 

微微瞇起眼,更加用力地抱緊懷中的人,太宰將頭靠在對方頭頂上,無奈地嘆了口氣。

 

    「中也這麼遲鈍,還真是辛苦我了。」

 

    「啊?你說誰遲鈍了混帳……!?」

 

一頭撞上太宰的下巴,中也卻一個沒踩穩,整個人往後摔去。

還沒來得及穩住對方的身子,太宰也朝中也摔去。卻沒有預期的疼痛感襲來,與之相反,是個柔軟的觸感。

 

頭剛好卡在中也的雙峰間,臉不自覺得通紅成一片,太宰眨了眨眼,一瞬間忘了怎麼呼吸。

這明顯對一個正值十六歲的青少年來說,衝擊力太大了。

 

     「好痛、痛……」中也伸手摀住自己的後腦杓,這才發現太宰整個臉埋在自己的胸裡。

 

本來是要痛揍對方一頓的,但跌在自己身上的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讓中也有些緊張地出聲喚了自家搭擋的名字。

 

    「喂,太宰?」不過對方還是一動也不動,「……等等,不會是摔死了吧?」

 

    「……」坐在旁邊全程看完的安吾,覺得眼睛有些不適地摘下眼鏡,揉了揉鼻間,卻注意到織田作還將太宰的手機拿在手中,「織田作,你該不會……」

 

    「嗯,幫他們留做紀念。」

 

    「噗……也好,真想看太宰之後的反應。」

 

忍不住笑出聲來,他們依舊沒有打算去幫太宰的意思。

就放任中也在那裡緊張萬分,而太宰大概也已經燒壞腦袋了吧。

 

 

 

 

 

【END】


================

感謝看到最後> <
我想我大概也腦子燒壞了吧^q^ ((躺

评论(12)

热度(112)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