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仔

双黑太中不可逆ˊ3ˋ想當中也的帽子w

【文豪野犬/太中】雨(上)

●太宰x中也

○充滿我流設定+妄想

●角色ooc有

 

 

 

正文

 

中也出國了。

去執行一項為期二個禮拜的任務。

 

將手機握在手中把玩著,太宰一邊在腦中想著要怎麼挖苦遠在海外的人,一邊翻找手機裡的電話簿,很快的就找到那名字,手指俐落地按下通話鍵。

 

過了很久,電話才接通,但話筒對面卻遲遲沒有聲響,只有傳來沙沙沙的雜音。

感到很疑惑,不過太宰還是試探性地問道。

 

    「中也?」

 

    「…哈,居然是你這鯖魚打來嗎?」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

 

    「沒想到中也因為任務累的半死呀?」雖然聽出對方的語氣有些虛弱,但太宰還是不忘調侃對方,「怎麼?任務很棘手?」

 

    「才沒有,我可……喂,太宰。問你喔……」

 

問句已經開頭了,卻遲遲沒有聽到下文,太宰才接著發問。

停頓了一會,中也才刻意裝作有精神的應道。

 

    「沒事啦!我還在忙,先掛了。」

 

    「喂,中──」

 

來不及多問什麼,電話的另一頭只剩下嘟嘟聲。

從那之後,無論太宰怎麼打過去,電話都再也沒有接通過。

 

 

今天翹班了。

太宰傻愣愣地坐在小小的員工宿舍裡,突然間,他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了。

 

明明稍早前還是大太陽,一到下午天空就暗了下來。

暗灰色的雲朵籠罩著整個天空,看上去厚重的雲層,很明顯就是要下雨了。

 

從自己的房間往窗外望去,太宰若有所思的盯著天空。

 

不出所料,一點一點雨滴開始落下,重重的敲打在窗戶玻璃上。力道大到就像要把窗戶打穿似。

但並沒有被那個聲響吸引,太宰還是看著暗沉的天空,不發一語。時間像停止了般,太宰沒有其他動作,要不是他還在呼吸,一般人大概會以為他已經死了。

 

但這並沒有維持太久,直到門鈴響起。太宰整個人從榻榻米上跳起來,眼中閃爍著一絲絲亮光,朝門口跑去,用力打開門。

 

    「打擾了。」收起被打濕的傘,紅葉向屋內的人打了招呼。

 

    「……大姐怎麼會來這種小地方呢?」來的人並不是自己所思之人,太宰語氣中透露出一點點失落,但他還是勾起臉上的笑容回應對方。

 

但紅葉並沒有多加在意這個小細節。她眨了眨眼,不疾不徐地開口道。

 

    「中也他死了。」

 

腦袋嗡嗡作響著,一瞬間太宰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又是什麼表情。他只是直直盯著眼前的女子。

紅葉將手伸起,輕柔地撫上太宰的臉頰,「中也的屍體是被敵人送回來的……」

 

    「……」

 

除了紅葉細細的聲音外,太宰的腦中只剩下大雨打落的聲響。

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

 

    「明天,我們會在老地方替中也辦喪禮。雖然知道你們感情不好,但我希望你能以他前搭擋的身分來參加……中也會很高興的。」

 

喪禮?中也的?

 

直到紅葉回去,他把門闔上後,心情都還久久無法平復。

將紅葉給他的紙卡用力捏在手中,太宰更是沒辦法接受這件事實。

 

──那個中原中也死了?

 




 

【TBC】


========

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3//<
不小心各種腦洞大開了!!!!!!!!!!!!!有太多的梗想寫了OqO

评论

热度(47)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