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文豪野犬)、路西聖德(GBF)※左右固定,逆不可

©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

【GBF/路西聖德】夢的延續

●路西菲爾(24)x聖德芬(14)

○現代PARO,親子梗(?)

●角色OOC有

○各種腦補+妄想有


好像沒有關聯的BGM:櫻井孝宏 - Day Break

 

 

 

正文

 

    「請務必……好好活著,路西菲爾……大人……」

 

路西菲爾能清楚感受貼在自己頰邊的手逐漸冰冷。

照理來說星晶獸是不會毀滅的,但聖德芬卻迎向了死亡。

 

    「不行、不行的……聖德芬……」握緊對方的手,路西菲爾明顯察覺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路西……菲爾……」

 

臉上是心滿意足的笑容。聖德芬緩緩閉起眼睛,失去力氣的手最後只能靠路西菲爾的緊握著。

 

    「聖德芬!!睜開眼……不能……不能啊……」

 

用著陌生的聲音竭盡全力地嘶吼著,已經無法想像這是路西菲爾自己所發出來的聲音。那人身上已經沒有自己所熟悉的體溫,路西菲爾只能緊緊將那具一動也不動的身軀抱在懷裡。

 

那個時候——

 

路西菲爾心裡第一次產生了對『神』的憎惡。

 

 

*

 

 

    「——菲爾,路西菲爾!」

 

倏地睜開眼,一個小小的身影便出現在路西菲爾的視線裡。想要開口說話的同時,口乾舌燥的感覺卻很強烈,路西菲爾還是動了動唇,發出極為低沉的聲音,「聖德芬……」

 

被喚作聖德芬的孩子坐在床邊,一隻手輕輕撫摸著對方的臉頰,臉上滿是擔憂的神情。

 

    「又做惡夢了嗎?路西菲爾。」

 

    「啊啊……是呢……」“又”做惡夢了。

 

從最初的那個時候開始,似乎是神給予的懲罰一般,不論路西菲爾轉世幾次,前世的記憶都會清清楚楚地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揮之不去。

 

看路西菲爾陷入沉思中,久久不語。

聖德芬先是猶豫了一會後,才鼓起勇氣很突然地撲向床上的人,將對方緊緊抱在懷中。

 

    「早安,路西菲爾……」

 

    「……!」頭靠在聖德芬的胸前,明明剛剛那不安的感覺還盤旋在心上,頓時就消散而去。路西菲爾感到安心的閉上眼,輕蹭了蹭對方,「早安,聖德芬。」

 

    「唔……」被路西菲爾的頭髮弄得有些癢,但聖德芬沒有說出口,就任憑人繼續。

 

趁對方一個不注意,路西菲爾將對方放倒在床上。

兩人突然交換了位置,讓聖德芬整個瞪大雙眼,愣愣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還一時間沒有意會過來。

 

居高臨下地看著身下的人,路西菲爾沒有多說什麼,就直接低下頭從對方額頭、耳間,臉頰到嘴唇一路親下來,最後靠在聖德芬的頸窩處舔試著。

 

    「唔……路西菲爾……」想躲,雙手卻下意識抓緊對方的衣袖,聖德芬微微瞇起有些濕潤的雙眼,一邊喘著氣一邊斷斷續續地說道,「哈啊、早……早餐已經……」

 

──好煽情。

 

雖然腦中是這麼想的,但路西菲爾並沒有說出口。

在聖德芬頸側親吻了下後,路西菲爾這才把頭抬起來。

 

    「抱歉,我們這就去吃早餐吧。」

 

    「……嗯。」

 

 

濃濃的咖啡香瀰漫在四周,路西菲爾端起咖啡杯輕啜了一口後,露出笑容滿面的神情看向坐在餐桌對面的人。

 

    「果然還是聖德芬泡的咖啡最好喝了。」

 

    「還比不上路西菲爾呢。」在烤好的土司上頭放上荷包蛋後,聖德芬連同盤子一起遞到路西菲爾面前,「吶,給你。」

 

    「謝謝……不過早餐的話,下次聖德芬可以叫我起來準備的。」

 

    「……啊啊。」

 

雖然口中這麼回應,但是自從小的時候吃過一次路西菲爾弄的食物後,聖德芬就下定決心要好好學習怎麼料理。

因為撇除一些瑣事不談,除了工作和泡咖啡外,路西菲爾的生活技能幾乎是零。

 

但聖德芬沒有明講,只是試著轉移話題,「那個,今天要開店嗎?」

 

    「是呢,我想想……」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簡言之因為路西菲爾不顧父親路西法的意願,擅自帶著聖德芬搬出去,為了生活更是在外面開了一家咖啡廳。

不過雖說如此,但路西菲爾還是時不時會收到路西法的電子郵件。而那些郵件不外乎都是跟研究、工作有關。

 

想著想著,路西菲爾向人露出微微一笑。

 

    「今天休息吧。」

 

    「可以嗎?我……我是說今天不開店好嗎?」

 

本來一臉興高采烈的神情,聖德芬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撇過頭去嘟起嘴小小聲地說道。

看著對方臉上那不坦率的表情,讓路西菲爾回憶起在騎空艇古蘭賽法上度過的每一天,他不禁笑了笑。

 

    「嗯,我們今天去約會。」

 

    「好呀,約……哈啊!?約會?你、你是認真的嗎?路西菲爾。」滿臉通紅的看著人,還險些把咖啡噴出口。

 

    「嗯。難得的周末,聖德芬也不用去學校。我們就去約會吧。」

 

    「可是……」

 

    「不好嗎?」

 

路西菲爾臉上露出有些落寞的神情,讓聖德芬突然間產生了滿滿的罪惡感。他用力地搖了搖頭,「不!我們去約會!」

 

    「嗯。」

 

 

+++

 

 

走在人旁邊,周遭不時傳來女性的視線,讓聖德芬有些懊惱方才的自己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在外人眼裡看來,路西菲爾的外貌極為出眾,是個耀眼到必定會吸引不少注意力的存在。

 

雖然明知道會發展成如此,但不論如何這都是兩人第一次的約會。一想到這個,聖德芬內心就感到小小的歡喜,連嘴角都不自覺地上揚了幾度。

 

    「……」

 

偷瞄到身邊的孩子那一臉幸福的表情,讓路西菲爾下意識就逕自牽起對方的手。

手突然被握住,讓聖德芬嚇得趕緊抽回自己的手,但很快地他又覺得到自己的反應好像有點過度了,「那個、不是……」

 

    「……不喜歡嗎?」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路西菲爾又再度露出極為失落的神情,盯著聖德芬看。

 

    「不是這樣的,我……」

 

並不想讓人感到難過,本來要說點什麼來解釋時,聖德芬卻偶然注意到不遠處的女性那炙熱的目光。

“好帥唷!”、“要不要去搭話啊?”諸如此類的話語傳進他的耳裡,讓聖德芬反而緊張了起來,他怯怯地伸手拉住路西菲爾的衣袖一角。

 

    「聖德芬?」

 

    「不討厭……只、只是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垂下頭,後面的話已經小聲到有些聽不清楚。

 

但路西菲爾沒有漏聽,他微微欠身,將對方的手靠在自己唇邊。

 

    「我並沒有把聖德芬當作小孩子看待,我只是希望你能一直待在我身邊。」

 

    「!!」

 

猛然地炸紅了臉,連耳根都紅到難以忽略。

注意到自己的失態,聖德芬抿起唇,趕緊撇過頭不敢和對方對上眼。

 

    「……不要看。」

 

    「沒事的……」

 

路西菲爾自然是有注意到那些女性的目光,但比起那些在看自己的人,路西菲爾更是在意那些在打量聖德芬的視線。

 

沉下臉,路西菲爾猛然地就把聖德芬抱了起來。

 

    「哇啊!?」毫無預警地離開了地面,讓聖德芬緊張的抱緊路西菲爾,「這裡是外面啊!路西菲爾!」

 

    「不會有人注意的。」

 

    「才怪!」

 

 

風光明媚的好天氣,人山人海的遊樂園,還有身邊的聖德芬,一切都看起來如此的美好。當然若是不包含路西菲爾臉頰上那火紅的巴掌印。

 

不過本人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向旁邊的人露出淺淺一笑。

 

    「聖德芬想先玩什麼嗎?」

 

似乎是沒有聽到路西菲爾的問題,聖德芬整個人十分專注地盯著遊樂園的地圖研究。

 

沒有得到預料中的回應,路西菲爾先是繞著對方轉了幾圈想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但發現都沒用後,他索性直接走到聖德芬身後,彎下身在人耳邊低語道。

 

    「吶,聖德芬……」說話的同時,還刻意用舌尖輕輕舔弄了下對方的耳廓。

 

    「哇啊——!」濕濕滑滑的感覺,讓聖德芬整個嚇了一大跳,趕緊騰出一隻手摀住自己的耳朵,回過頭去,「什、什麼?」

 

——雖然這樣子的聖德芬很可愛,但是……

 

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不成熟,路西菲爾連看也沒看直接伸手指向某個方向的遊樂設施。

 

    「我想先玩那個。」

 

順著人所指的方向看去,聖德芬有些意外地又轉而往路西菲爾看去,「欸……那個?」

 

    「嗯、那個。」點了點頭。

 

    「……雲霄飛車?」聖德芬為了確認,而再度發問。

 

    「嗯……怎麼了嗎?」

 

雖然只是隨便指定了一個,但路西菲爾不是很明白對方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不過聖德芬沒有解釋只是搖了搖頭,便拉起路西菲爾的手,往雲霄飛車的方向走去。

 

    「沒事沒事,那我們走吧!」

 

    「喔好?」

 

還是不懂聖德芬在想什麼,但一看到對方身邊疑是因為開心而冒出數個小花朵,路西菲爾也就不探究了。

牽著路西菲爾的手,跑在前方的聖德芬愉快地露出滿意的笑容。

 

──原來、路西菲爾喜歡玩刺激的遊樂設施!

 

 

    「……」完了。

 

得到重要的情報固然開心,但當兩人坐上雲霄飛車後,聖德芬就後悔了。

緊抓著身前的安全桿,聖德芬明顯感受到車子在軌道緩慢地向上攀升。

 

    「……」好想死。

 

    「嗯?」路西菲爾注意到聖德芬雙手還緊握著安全桿,鐵青著一張臉往前方瞪去,他馬上摸出外套裡的手機。

 

而不知道到底要看哪裡好,聖德芬這才僵直身子轉頭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路西菲爾。但是映入他眼簾的卻是對方的智慧型手機。

 

路西菲爾將手機對準聖德芬,手指飛快地點擊著螢幕,高速連拍著。

 

    「路西菲爾!給我把手機收──」還來不及反應,車子就在下一秒突然沿著軌道向下滑去,讓聖德芬還沒說出口話瞬間轉成尖叫聲,「呀啊啊啊啊──!!」

 

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聖德芬坐在長椅上,試著讓自己好些。而坐在他旁邊的路西菲爾滿臉歉意地把剛買到的瓶裝水遞了過去。

 

    「抱歉。」

 

    「不……這好像也不是你的問題。」接過對方給的水,聖德芬先是喝了一口後,才又接下去說道,「不過,手機裡面的照片給我刪掉。太丟臉了!」

 

    「一定要刪嗎?」

 

    「那還用說,那種蠢──」

 

    「很可愛喔。」沒有等聖德芬說完,路西菲爾笑著摸向人的臉頰,「聖德芬無論何時都很可愛。」

 

    「唔!」

 

差點就把水噴出口,聖德芬感到害臊地用力鎖緊瓶蓋,扭過頭去。路西菲爾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得一臉溫柔地繼續摸著對方的頰邊。

總覺得繼續下去會很不妙,聖德芬趕緊出聲道,「下、下一個,我們去玩那個!」

 

順著聖德芬的目光看去,路西菲爾一臉認真地開口發問。

 

    「摩天輪不是通常在約會最後才搭的嗎?」

 

    「並沒有這個規則!」

 

花了一番功夫,總算是說服路西菲爾一起去搭摩天輪,聖德芬整個人癱在椅子上嘆了一口氣。他不禁好奇是誰灌輸路西菲爾這種觀念的。

 

完全沉浸在思考中,絲毫沒有聽到坐在對面的人在喊他的名字。

 

    「──芬、聖德芬!」

 

    「欸?」

 

當聖德芬一回過神,這才發現路西菲爾早已經離開位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抬起頭看著面無表情的人,聖德芬忍不住緊張地嚥下一口唾液。

 

    「聖德芬在想什麼?」

 

    「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啦!跟路西菲爾一點關係也沒有。」慢慢移開視線,不敢和人對上眼。

 

在好久好久的之前好像也有類似的對話。

而在那之後,聖德芬就……

 

    「有關係。」

 

    「欸?路西菲──唔?」

 

路西菲爾一反常態地直接將聖德芬小小的身子往懷裡用力一抱,「有關係,只要是聖德芬的事情都和我有關係!我……」

 

──我不想再重蹈覆轍了……再一次失去你。

 

    「路、路西菲爾……喘不過氣了……」

 

    「……!」被聖德芬這麼一提醒,讓路西菲爾才突然意識到什麼,趕緊鬆開手,「抱歉,我……」

 

    「不好意思,到了唷。該換下一組了。」

 

工作人員的聲音恰巧打斷兩人的談話。

路西菲爾這才趕忙抱起聖德芬走出座艙,離開前不忘向工作人原點頭致謝。

 

走到了較沒有人群的噴水廣場旁,路西菲爾才把聖德芬放下,確認對方站穩後,才收回手。

兩人先是靜靜地互相看著彼此,路西菲爾率先打破了沉默。

 

    「剛剛很對不起,讓你感到不舒服了。聖德芬。」

 

    「……你心情不好嗎?路西菲爾。」事實上,聖德芬一直有察覺到路西菲爾有時會心不在焉地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不是這樣的,我──」

 

    「喔、還真的找到了。」

 

穿著相當不檢點的黑髮男子,一臉輕浮的向兩人走來。

一看到來人是他,路西菲爾趕緊護在聖德芬前面,板起一張臉盯著男子看,「有什麼事嗎?貝里亞爾。」

 

    「別這麼緊張嘛,少、爺。」向從路西菲爾身後探頭出來的聖德芬揮揮手,「我只是來幫法先生傳話的唷,誰叫你都不讀他的訊息。」

 

    「路西法?我應該有說過,今天都不接工作了。」

 

雖然總是一幅吊兒啷噹、不正經的模樣。但從路西菲爾有記憶以來,貝利亞爾就已經在路西法身邊當他的助手了。

 

    「喔、可惜這不是少爺你能自己決定的呢。你明白的吧?」

 

    「……又是什麼事?」

 

    「好像是要你去參加艾爾斯提企業今晚所舉辦的社交晚會吧?細節的話,法先生應該已經傳給你囉,記得讀他的訊息。」

 

一直在一旁聽著兩人的談話,眼看這次約會要告吹了,低落的感覺便無止境地在聖德芬內心膨脹開來。

他小心翼翼地拉了拉路西菲爾的袖子,「所以今天就……」

 

    「啊、Sandy不用擔心唷。大哥哥我可以代替你的路西菲爾,帶你到處玩玩呢。」

 

    「我才不要!」語畢,聖德芬不忘在最後補上一個鬼臉。

 

    「是呢,不用你費心。我會自己照顧好聖德芬。」臉上依舊是那一號表情,但路西菲爾的語氣卻極為冷淡,「既然訊息傳達到了,那這裡就沒你的事了吧?貝利亞爾。」

 

    「是是,還真不愧是父子。那我就先走啦,掰掰Sandy。」

 

    「嘁──!」

 

    「……」

 

看著貝利亞爾走遠的背影,路西菲爾總有種違和感。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那男人的眼神中似乎知道些什麼。

 

雖然很在意那男人到底在想什麼,但是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路西菲爾在聖德芬面前蹲下身來。

 

    「抱歉,第一次約會讓你失望了。」

 

用力搖了搖頭,聖德芬緊抓住自己的衣襬,「沒有這回事!能和路西菲爾在一起,我就很開心了!等等我可以自己回家,那你工作加油……」

 

    「嗯?我沒有說今天就這樣結束了。」

 

    「欸?」

 

    「雖然跟我一開始安排的有點不一樣,但是約會可要繼續呢。」

 

    「那、那工作呢?」

 

並沒有回答聖德芬的問題,路西菲爾只是笑而不語。

但是對方臉上的笑容卻讓聖德芬感到不寒而慄。

 

 

+++

 

 

坐在服飾店內提供的沙發椅滑著手機,路西菲爾趁著等待的空檔,仔細看著路西法傳來的訊息。

基本上就如貝利亞爾所說的那樣,其餘的細項在簡單看過後,路西菲爾便放下手機,嘆了一口氣。

 

    「……唉。」

 

──不論是之前、或者是現在……友人啊,你都……

 

    「先生,好了唷。」服飾店的小姐突然冒了出來,閃亮亮地盯著路西菲爾看。一把將躲在自己身後的聖德芬拉到人面前,「這樣如何?」

 

聖德芬穿著一身黑色蕾絲抹胸小禮服洋裝,花型蕾絲繡在平口,再加上裙襬只遮到大腿的一半,本來就長得很美的腿搭上透膚的黑色絲襪,整個一覽無疑,明明是小孩子身型,卻讓他增添了不少性感的氛圍。

 

    「……」

 

見眼前的人面無表情又沒有吭聲,聖德芬完全不敢看人,把頭垂的更低了。他小小聲地喃喃自語道。

 

    「果、果然很奇怪吧……」

 

 

    「不、不是……」一瞬間看傻了,路西菲爾趕忙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頭,「很好看喔,聖德芬。」

 

    「嗯!」

 

雖然穿著不符合自己性別的裝束,但是能被路西菲爾稱讚,聖德芬還是感到小小的喜悅。

路西菲爾在把信用卡交給服飾店的小姐的同時,偶然看到對方不自覺地笑了,臉上還掛有淺淺的紅暈,讓他突然向小姐改口道。

 

    「小姐!那件小外套我也要了!」

 

    「啊?好的。」

 

離開店鋪後,聖德芬一臉擔憂地走在人旁邊。

雖然有注意到對方的表情,但路西菲爾還是先替人穿上那件小外套,免得肩膀露出來。

 

    「怎麼了嗎?」

 

    「路西菲爾……這樣會不會買太多了?」那些衣服一看就不便宜,感覺對方好像刷了很多錢。

 

    「沒有這回事,不過等等聖德芬可要好好待在我身邊呢。」

 

    「好?」

 

路西菲爾開始有點後悔自己讓聖德芬穿成這樣了。

 

 

艾爾斯提企業,說來也是數一數二有實力的大公司。所舉辦的社交晚會當然不容小看。

盛大的宴會、精緻的美食,還有那些平常在電視上才看的到政治人物、各企業的大老闆,甚至是一些有名望的人都出現在這晚會上。

 

一想到這些,就讓走在路西菲爾旁邊的聖德芬絲毫不敢馬虎,所幸平常就習慣穿高跟鞋了,這點高度的鞋子對聖德芬來說一點難度也沒有。

 

突然,一位頭頂微禿的大叔朝兩人走來。

 

    「喔?這不是迦南企業的少爺嗎?今天是你來嗎?」

 

「是的,父親有事抽不開身。」

 

印象中是某個小企業的總裁吧,聖德芬記得小時候好像也有看過這個人。

偶然間,和人對上了眼。那大叔毫不避諱地上下打量著聖德芬看。

 

    「喔?從沒看過的小姐呢?還蠻可愛的。」

 

    「……」

 

一旦出聲便會被識破,雖然不喜歡對方那露骨的目光,但為了路西菲爾的立場,聖德芬還是笑著向人點頭示意。

 

    「是呢,他是我的女朋友。」路西菲爾伸手攬過聖德芬的腰,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

 

    「!!」女、女朋友!?

 

沒有辦法在這個出聲,聖德芬僅僅只能瞪大雙眼看著旁邊的人。

同樣感到驚愕的大叔,也尷尬地笑了。

 

    「哈哈哈,原來已經有女朋友啦。我家小女可是很愛慕你的說。」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

 

    「……」

 

聖德芬傻愣愣地聽著兩人的對談。

之後也有好幾個人都聊到了這類的話題,而路西菲爾也都是這麼說。一次兩次還好,但一路下來,聖德芬覺得內心有些不平衡。

 

在差不多告一段落時,他便扯了扯路西菲爾的西裝外套。

路西菲爾沒有說話,就只是看著聖德芬。

 

    「……真是的。」用極小的音量抱怨著,聖德芬牽起路西菲爾的手,將人帶出會場。

 

一到外頭,聖德芬找了一處讓路西菲爾能坐下來休息的地方。

自己也就跟著往人旁邊的位子一坐。

 

    「你喝醉了,路西菲爾。」

 

    「是嗎?」

 

每當路西菲爾喝醉的時候,都會開始放空。完全無法預料對方下一秒又會有什麼舉動,雖然平常就很難猜透了。

 

聖德芬晃著雙腳,不經意地開口道,「吶,路西菲爾……」

 

    「嗯?」

 

    「如果你想要找人幫你擋那群女人,要不要找真正的女性幫你啊?我……」

 

    「……」真正的女性……?

 

    「我的意思是說,讓你勉強說我是你的女朋友,好像不太好……」

 

    「……」勉強?不對,不是這樣的……我……

 

一把拉過聖德芬,將人緊緊擁入懷中。

路西菲爾將頭靠在聖德芬的肩膀上,「不對,如果不是聖德芬就沒有意義了。」

 

    「路西菲爾?」

 

    「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想要你一直待在我旁邊……這是我打從心底真正的願望。」伸手捧住聖德芬的雙頰,「我喜歡你,聖德芬。」

 

    「……嗚。」

 

睜大雙眼,明明應該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但聖德芬卻有種錯覺,自己曾經也有過這樣的心情。

 

想哭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聖德芬把手覆上路西菲爾的手背。

 

    「我也是……好喜歡好喜歡,路西菲爾。」

 

    「聖德芬。」

 

路西菲爾垂下頭,貼上對方的唇。伸出舌尖先是輕輕舔舐過對方的唇後,便靈活地滑進聖德芬的口中。

 

緊揪住路西菲爾的西裝外套,聖德芬閉上眼享受著這個吻。

 

 

一直躲在不遠處偷看的身影,為了憋笑而忍不住顫抖著身子。

他用手遮住險些發出聲音的嘴,小聲地說著只有自己才聽的到的話。

 

    「哇啊──那個天司長大人居然也會露出這個表情嗎?」

 

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貝利亞爾絲毫沒有要收手的意思,繼續躲在一邊觀賞著。

伸了個懶腰,他一個人仰望著天花板,自言自語道。

 

    「呼呼呼──如果是法先生,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嗎?」在腦中想了一遍後,自己便噗哧一笑,「噗……呵呵呵,不可能。好難想像唷。」

 

    「算了算了,走吧。你就好好享受囉,路西菲爾。」

 

──但是、那之前的事可不是只有你記得呢。

 

 

 

 

 

【END】


+++++++++++++++++++++++++++++


謝、謝謝大家看到最後QQQQQ

當初只是想寫親子梗,結果摸了好幾個禮拜,寫到最後也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QQQQQQ ((跪

然後雖然前面玻璃渣,但還是希望路西菲爾和聖德芬能幸福嗚嗚嗚嗚嗚QQQQQQQQ ((哭ㄆ

 
评论
热度(3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