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文豪野犬)、路西聖德(GBF)※左右固定,逆不可

© 逆仔 | Powered by LOFTER

【GBF/路西聖德】願い

●路西菲爾x聖德芬

○角色OOC有

●各種腦補+妄想有

○私心設定:召喚石路西菲爾 = 天司長路西菲爾

 

沒有關連的BGM:鈴村健一 - いぬ331

 


 

正文

 

從那天之後,聖德芬對路西菲爾的態度又回到了兩千年前那般。但也有些不一樣,雖然仍然沒有笑容,不過變得過份有禮貌,讓人感到十分陌生。

 

    「……唉。」靠在廚房的牆邊,路西菲爾的羽毛似乎隨著心情起伏般十分低落。

 

坐在餐桌邊的團長小聲地和碧低聲討論著,「路西菲爾怎麼了?」

 

    「不知道呢,但應該和——」

 

    「路西菲爾先生怎麼了嗎?身體不舒服?」沒有等他們兩個說完,露莉亞就舉起手,率先發言。

 

聽到少女的提問,路西菲爾這才將目光放到他們身上,喃喃自語道。

 

    「是呢、很不舒服……」思考了一會,路西菲爾決定和他們討論一下,「我似乎又惹聖德芬生氣了?」

 

連本人說出來的話都是問句,讓團長和碧有些納悶。但露莉亞突然很用力地站起身,向路西菲爾大聲說道。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請路西菲爾先生一定要和聖德芬先生一字一句的說清楚!不和他講開的話,聖德芬先生只會一直放在心上的……變得傷痕累累的……」

 

    「……蒼之少女。」

 

    「他一定不是故意要和路西菲爾先生吵架的,只是——」

 

    「啊、我知道。」聖德芬的個性,自己在清楚不過了。只是這麼簡單的道理,還要少女來提醒,看來自己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呢。

 

    「那麼!!」

 

聽到路西菲爾這麼說,讓露莉亞露出閃亮亮的目光盯著對方看。

朝少女點了點頭,路西菲爾露出淺淺的一笑。

 

    「嗯、我現在就去找聖德芬。」

 

 

+++

 

 

雖然騎空艇的內部不算複雜,但基本上也不小。說要找人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路西菲爾獨自在走廊上隨意走著,腦袋裡想著等等要如何跟聖德芬開口好。

 

——以前,從來沒有好好考慮過這些事情呢。

 

回憶著兩千年前的光景,路西菲爾不禁垂下眼簾。仔細回想起來,不知從何時開始,考慮的重點都放在聖德芬身上了。

 

——就連那個時候也……嗯?

 

停下腳步,路西菲爾將目光放在一扇作工細緻的木製門扉上。

自己平常是沒辦法隨意出現的,更何況現在在這裡參觀騎空艇,所以要不是有露莉亞的幫忙,路西菲爾才能在這到處走動著。

 

    「……」

 

雖然沒有來過這裡,但是裡頭有股令人感到熟悉的氛圍。路西菲爾口中一邊低語著心中所想之人的名,一邊伸手轉動門把。

悄聲地將門往內側推開,房間裡頭整齊排列著一個個書架,上頭更是擺滿著各種書籍。

 

沒有出聲,他躡手躡腳地朝發出細微呼吸聲的方向走去。

 

地板上堆著一疊一疊的書,越往深處走去,可踩踏的地板越是稀少。而路西菲爾就在那一疊疊的書堆裡,看見聖德芬坐在其中,環抱著膝靠在書櫃前小睡。

 

    「……」

 

對方低著頭,並不能清楚看見人臉上的表情。不過從聖德芬的呼吸聲聽來,相當不平穩。

靜悄悄地來到聖德芬面前,路西菲爾蹲下身,朝對方伸手。但就在手快碰到時,聖德芬突然睜開雙眼,並用力把頭抬起,險些就和路西菲爾的臉碰在一起了。

 

    「路、路西菲爾……大人……」盯著眼前的人看,他下意識脫口而出,但很快地又再後面補上稱謂,「非常抱歉,我不知道您會來。我馬上把這裡整理一下就離開。」

 

    「……」

 

在聖德芬要起身的同時,路西菲爾猛然地舉起雙手,將對方禁錮在手臂間。見自己沒辦法有所動作,聖德芬這才又畢恭畢敬地發問道。

 

    「還有其他事情嗎?路西菲爾大人。」

 

    「我又做了什麼讓你心情不好了嗎?聖德芬。」

 

聽到人這麼說時,讓聖德芬一瞬間睜大雙眼。但很快地,他又恢復剛剛那般冷漠的神情,笑著說道。

 

    「……怎麼會呢?路西菲爾大人多疑了。」

 

    「聖德芬。」路西菲爾雙眼直直盯著眼前的人看,「我不會放開的。」

 

    「……」

 

一時間沒辦法摸清楚對方的意圖,讓聖德芬感到很焦躁。

咬緊下唇,聖德芬努力不讓埋藏以久的心情爆發,故作冷靜地從身上摸出一根羽毛遞到路西菲爾面前。

 

    「這是什麼?」

 

    「……我的羽毛。」

 

    「哼、是呢。」聖德芬冷冷一笑,「路西菲爾大人的羽毛……那為什麼會在蒼之少女身上?你早就有所策劃了吧?刻意把羽毛給特異點他們!」

 

    「是的。」

 

沒有否定,也沒有解釋。

路西菲爾語氣堅定地點了點頭。

 

對方冷靜的回應,讓聖德芬更加火大了。

他用力揪緊路西菲爾掛著身上那條紅色輕飄飄的絲帶,「為什麼要將我安置在那個繭裡面!?可別說要保護我這種理由,沒有人要你這麼做吧!!」

 

──一直以來,被保護的好好的人……不就是我嗎?

 

    「……」

 

    「沒有人說過要你跟我同罪……那分明就是我自己的罪孽,我自己會承擔。而路西菲爾大人只要保護好自己就夠了!」

 

──如果那個時候,我被消滅了。現在的路西菲爾就不會……

 

只要一回想起在神殿時,手上那顆頭的觸感。聖德芬就更加用力咬緊下唇。渾然不知,早就已經被自己咬到出血了。

 

騰出一隻手,扳住對方的下顎。路西菲爾用拇指的指腹輕撫著聖德芬的下唇,不再讓對方做出自殘般的行為。

 

    「若是因為這件事情讓你感到不快,我向你道歉,聖德芬。」停頓了下,路西菲爾才繼續說道,「但倘若又有類似的事情發生,我還是會這麼做。」

 

    「哈啊?」

 

    「我認為保護重要的人沒有什麼不對。」

 

路西菲爾一臉認真的表情,讓聖德芬的臉一下就紅了起來。他馬上撇開目光,不敢看著眼前的人,「少、少跟我開玩笑了!沒想到路西菲爾大人也會玩弄人啊。」

 

    「這不是玩笑話,我也沒有玩弄你的意思。聖德芬。」

 

    「……」

 

腦袋一片混亂,聖德芬完全沒辦法好好思考,也一時無法理解對方話中的意思。他盯著旁邊的書堆看,遲遲沒有回應。

 

等了一會,不見人有所反應。路西菲爾直接出聲喚了那人的名字,「聖德芬?」

 

    「啊、是!」

 

    「對不起……你還在生氣嗎?」

 

    「……」與其去煩惱這些,倒不如都先拋到腦後吧,「啊、真是的!沒有了啦……不過你可以先放手嗎?路西菲爾大人。」

 

──一直維持這樣的動做好像很不妙,感覺就好像要接……

 

臉又突然又變得紅通通的,聖德芬也就不敢繼續想下去。

不過聽到聖德芬這麼說,路西菲爾身後的翅膀一下就恢復以往的朝氣,他馬上鬆開雙手。

 

    「好。」

 

好不容易獲得自由後,聖德芬用力吐了口氣。

這才抬起頭,看向路西菲爾,「跟我來吧。」

 

聖德芬一路上什麼話也沒說,而路西菲爾也沒有打算多說什麼。直到跟著人來到了甲板上,他突然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色。

 

甲板的正中間放著一張圓桌和兩張椅子,而周圍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花。更讓人驚訝的是,桌上放著泡咖啡用的器具。

 

    「聖德芬……這是……」

 

    「雖然比不上中庭的花園,不過現在就先這樣湊合一下吧。路西菲爾大人……」猶豫了一會,聖德芬才微微一笑,「只要是你的願望,我都會替你實現的。而我並不想只讓你保護,我也可以保護你的,路西菲爾大人。」

 

    「……」

 

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講了很害臊的台詞,聖德芬趕緊幫自己轉移話題。

 

    「好了、我來泡咖啡吧!路西菲爾大人趕快坐──」

 

話都還沒說完,路西菲爾的臉就猛然地出現在自己面前,而從嘴唇上傳來的那柔軟的觸感,讓聖德芬瞪大雙眼。

只是輕輕一吻後,路西菲爾就逕自往後一退,朝圓桌走去。

 

    「我不會為剛剛的事情道歉的,聖德芬。」

 

    「@#$%^&*()(*&^%$#$%^&*(」

 

 

 

 

 

【END】


============================

各種妄想爆發(*´艸`*)好想看滿滿的聖德芬唷^Q^想看ルシサン!!!!! ((打滾
好想帶路西菲爾回家唷QQQQQQ怎麼樣都請不回家QQQQQQ到底能不能在四周年......................

題外話,文豪野犬的電影要上映了^///^呼呼呼好期待五月唷~~~

 
评论(6)
热度(83)
 
回到顶部